我见过最纯粹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又是一年七夕节。
我很少和大家聊风花雪月,毕竟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并不是我的专长。
不过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算是一个例外,我想和大家分享一段关于“革命家”的爱情故事。
别误会,虽然我写过不少“革命前辈”的故事,但这篇文章和那些挂在墙上、印在课本里、同时也躺在地下的伟人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革命家”只是一个人的绰号。
一个认真起来可以让地球都颤抖的人物。
同样让人“颤抖”的,还有他的爱情。
1
革命家大名叫张卫国,这么具有革命风味的名字也就他那大字不识几个的老爹能取得出来。
大学里第一次班会,辅导员让大家作自我介绍,敦实黝黑的张卫国几步跨到讲台上,然后说道: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大家好,我是来自广西革命老区的张卫国,弓长张,保家卫国的卫国。
我从小生长在一个革命家庭中,爷爷是一名老红军,我爸爸是一名老党员,我们家是祖传的木匠……
这么根正苗红格调惊奇的自我介绍,大家已经好多年没有听到过了,更没弄明白革命家庭和祖传木匠有几毛钱的关系。
另外,不要看上面那段话文通字顺一气呵成,这是我便于大家阅读,重新整理后的2.0版本。
当年的班会上,就那么几句话,张卫国起码说了有了五分钟,才磕磕巴巴地说完。
下课回到寝室,革命家的绰号就已经被罗胖子研究出来了。
“革命家,被你洗脑一次多少钱?”罗胖子拎着一个水壶,端着盆子冲对面寝室里的张卫国大喊。
没有反应。张卫国在埋头收拾床上的东西。
“嘿,革命家——张革命,我擦,张卫国!”
“你是在喊我?”革命家终于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罗胖子。
“废话,除了你还有谁能叫革命家。”
看到张卫国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罗胖子默默咽下关于“洗脑”的无聊玩笑:
“没别的,就是待会我洗头,你帮我淋下水。我擦,你他娘还真是完全不懂幽默啊。”
2
革命家是个党员,是个纯粹意义上的党员。
他的思想非常进步,不仅体现在高中时就入了党。
更体现在,他居然想让罗胖子也入党。
对此,连罗胖子都十分不解:“介绍我入党?我除了是无产阶级外,有哪一条符合要求?”
然后,革命家十分认真地给罗胖子讲了一个小时的党章。
着重分析了党员、党的组织制度这两章。
结果就是,罗胖子在党章的熏陶下,竞技场居然连赢了好多把,把他自己都震惊了。
更让他震惊的是,第二天中午醒来就发现床头多了一本薄薄的党章,里面用黑笔划了重点。
罗胖子随手翻了翻就崩溃大喊:“革命家,你这是想让我修真还是渡劫啊!”
革命家从进大学的第一天起就基本承包了所有宿舍公共区域的卫生。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在所有人起床以前先把宿舍的走廊扫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革命家请假回家,不到两个星期,走廊就已经几乎成了垃圾场。
寝室里,有很多革命家收养的小动物,从树上掉下的还不会飞的鸟、一条腿化脓的流浪猫……
除了打扫卫生、收养小动物,革命家还会修东西。
不上课的时候就用小榔头、小钉子一点点把几个宿舍里,玩坏的椅子腿、桌腿接起来。
罗胖子有时候会调侃他:“革命家,你怎么光有锤子,你的镰刀呢?”
或者:“革命家,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有个远方亲戚姓马名加爵啊?”
每当这时候,革命家就会认真地对罗胖子说:“你可别,别这样瞎说啊。”
“别这样说”对革命家而言,基本就已经是表示最强烈的抗议了。
有一阵,革命家买了很多花花绿绿的纸片放在寝室,每天在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就写写画画。
我们还以为他在用这种土到渣都掉不下来的方式给女生做礼物。
直到,有一次我和罗胖子去打篮球,抄近道穿过一片小树林。
在树的枝干上看到贴着的彩色小卡片——“校园是我家,爱护靠大家,请不要在这里随地扔垃圾”。
我们好奇下又找了找,发现很多犄角旮旯里都有革命家的杰作。
卡片做得很土,但一笔一画很用心。
这下,连天天叫嚣着“你们都去入党吧,这样我们群众队伍就纯洁了”的罗胖子,都不得不承认:
他的大学,真的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纯粹的奇葩。
3
革命家的身材十分健硕,每天都要坚持做俯卧撑,肚子上六条滚圆的小腹肌,每每让罗胖子摸得爱不释手。
除了做俯卧撑,晚上八点多,革命家还要雷打不动地在宿舍楼道里做广播体操——
《时代在召唤》。
因为担心打扰到宿舍其他人,革命家从来都不放音乐,自己给自己打节拍:“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然后罗胖子讨嫌的声音就生生嵌入进来:“换个姿势,再来一次……”
革命家住在我和罗胖子对面的寝室。
罗胖子没事儿就去找革命家聊天:“革命家,你有没有个哥哥叫张保家啊?或者,有没有个弟弟叫张援朝?”
“罗胖子,你别,别那么说……”革命家一边修桌腿一边表示抗议。
“我知道了,你肯定有个妹妹叫张抗美……”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罗胖子都把张抗美挂在嘴边上。
“革命家,你们家抗美有男朋友了没?”
“抗美他哥,记得给我带碗盒饭,鱼香肉丝,不要鱼香要肉丝。”
搞得很多人都以为革命家真有个妹妹叫张抗美。
有一阵,革命家喜欢上了村上春树。
隔几天就会把几本村上的书借到寝室来看——忘了说了,革命家喜欢看书,晚上或周末经常都泡在图书馆里。
恰好,村上春树也幸运地进入了罗胖子狭窄的阅读涉猎范围。
看到革命家一本本往寝室拿村上的书,罗胖子忍不住乐了,跑去打印店里打了一张有“阿姆斯特丹运河”的风景照片,用了打印店最大的纸,贴到革命家的床头。
革命家差不多是把村上的书全部看完了才反应过来,默默地涨红了脸,把运河照撕下来。
我后来一直觉得,虽然罗胖子很喜欢讲黄段子,而且很多都很直接粗俗。
但这个黄段子,搞得很高级。
4
像革命家这种长得像情窦都没有的人,自然是不会有女朋友的。
原因嘛,罗胖子给革命家算过:
“革命家,金木水火土,你五行缺水啊,而女人是水做的,说明你命里就缺女人。”
“你别那么说……”
罗胖子大乐,嬉皮笑脸地建议道:
“从命里看,你合该找个男的凑合过。要不,你就让学长从了你吧。”
“滚!”
对罗胖子的无聊玩笑,我永远只有一个字加一个感叹号。
为了改造革命家的大脑,罗胖子在假期里给革命家推荐了三部很老的韩剧。
《冬季恋歌》,《巴黎恋人》,以及《浪漫满屋》。
假期结束后,罗胖子问他:
“我推荐的韩剧都看过吗?”
“看了一点点,不好看。”
“我擦,这都不好看?!那你假期都看什么去了?”
“看了几部电视剧,大染坊,亮剑,闯关东啊……”
这哥们没救了。
这是罗胖子最后作的总结。
5
革命家每次去图书馆前,都会把他的二手诺基亚手机放在我们寝室,怕带到图书馆去手机不小心忘关了,影响别人。
他觉得,对于像我和罗胖子这种天天在寝室刷副本、打竞技场的人而言,是不存在影响这个问题的。
几年时间里,革命家的手机放在我们寝室,很少响。
偶尔响一下,接起来也是他爸妈操着一口我们完全听不懂的方言打来的。
罗胖子说:革命家真是自带辟邪属性,连骚扰电话都没有。
所以当罗胖子接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打来电话,要找张卫国的时候。
惊呆了。
下意识的第一句居然是:
你不是那个张抗美吧?
接到这个电话时,我们正处在最优哉游哉的大学三年级。
罗胖子在经过了最初的懵逼后,很快调整过来,一本正经地以“革命家”的身份和那个女生进行了交流。
聊了半天才知道,那时候进图书馆都是一人一张图书卡,插在卡槽里就能借书了。
几天前,这个女生从图书馆走的时候,一着急把她前面革命家的图书卡拿走了。
革命家也没注意,很自然地也把她的图书卡拿走了。
后来,姑娘发现拿错卡后,找了半天才联系到革命家。
罗胖子恩恩呀呀了半天,末了,以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对那个女孩说道:
“事情呢我知道了,但是鉴于是你过错在先。这样吧,想拿回图书卡,就先请我吃顿饭吧。”
6
那天我不在宿舍,整个过程是后来罗胖子告诉我的。
当我表示质疑的时候,罗胖子一脸真诚地说:
“千真万确啊,他和她那个小水妹妹就是这样开始的,这么狗血的剧情,我TM就是写小说也编不出来啊。”
那个女生姓蔡,因为名字里带了三点水,罗胖子随口就给取了个绰号。
“我哪想得到小水妹妹还真请革命家吃饭啊,我哪想得到他们俩居然还是老乡啊,我更TM没想到他们俩还能约着一起去图书馆啊……”罗胖子说起来就是一脸痛惜。
然而事实上,革命家和小水妹妹一起去图书馆看了大半年书,啥事也没有。
眼看着毕业都快临近了,革命家还是毫无反应。
罗胖子都急了:
“你跟着她天天一块上自习、去图书馆,你当自己是陪读啊!”
”你不知道别人对你有没有意思,不会问啊,就算是个备胎,你好歹也要知道自己是一备还是二备啊!”
“不知道咋问不会去表白啊,b-i-ao表,b-a-i白,这事也需要我帮忙吗?以后你洞房要不要我帮忙啊?”
在罗胖子的亲切关怀下,革命家去表白了。
我们都很紧张。罗胖子紧张的连魔兽世界都玩不好了。
晚上十点过,革命家回来了。
异常淡定地拿出钥匙,开门,开灯,啥事没发生一样开始收拾东西。
罗胖子一直半开着门盯着他,本来准备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说词,这下都说不出来了,他小心翼翼地问革命家:
“表白怎么样了?有没有用我跟你说的那些方法,用的哪种姿势——呸,哪种方法?”
革命家说:“我没有表白啊。我请她一起吃饭,快吃完饭的时候她就问我:你是不是想表白?”
“然后呢?”
“我说:是。”
“哪有这样回答的。你们家小水妹妹怎么知道你要表白的,一定是你太紧张了。”
“我也这么问她,她说:你之前每次跟我吃饭,都是去吃桂林米粉,今天居然请我来吃东来顺,肯定是有什么想法。”
“然后呢?最后的结果呢?”
“然后她告诉我,我只要把锅里的汤都喝光,就答应我。”
“你个二货,她在耍你呢!那玩意儿哪能喝完啊。”
“我没想那么多,舀了一勺汤就往嘴里送,勺子刚碰到嘴边上,她就说:我答应你了。”
“这尼玛也行啊,颠覆三观啊……”
7
革命家谈恋爱没多久,就毕业工作了。
小水妹妹还留在学校里读研。
因为听过太多一方继续读书、一方已经工作然后分手的故事,我们都胆战心惊,生怕哪天就听到他们俩分手的消息。
毕竟,革命家除了奇葩得很纯粹,就没有哪一点突出了。
刚毕业工资也不高,付完房租几乎啥也不剩。
小水妹妹毕业工作后,为了存钱买房,两个人搬到了南边的郊区,住在一间二三十平的平房里,卫生间都是共用的。
小水妹妹不会做饭,又不喜欢吃单位的食堂。
革命家不管多忙,每天雷打不动也要给她做好晚饭和第二天中午带的饭菜。
还不重样。
我们那时候老看小水妹妹在朋友圈晒带的菜。
要是有一阵不晒了,我们又很紧张。
罗胖子时不时就问我:“学长,你说,小水妹妹是真的喜欢革命家呢,还是因为感动才和他在一起的啊?”
革命家工作四五年后,工作终于有了起色,被提拔当了部门里的小领导。
那年年底,年终奖破天荒地有了五位数,只不过离买房依然遥遥无期。
革命家发了年终奖,决定奢侈一次,带着小水妹妹去泡温泉。
花了十块钱的路费,坐了三个多小时的公交,一晃一晃地到了小汤山脚下,去泡一晚上一千多块钱的私汤温泉。
他们没有在除温泉以外的任何地方多花一分钱,连吃饭都是革命家带了十桶方便面,为了小水妹妹吃的营养,革命家还专门带了点生菜下到方便面里。
夜里,革命家和小水妹妹躺在四合院里的温泉池里,仰望星空。
零度的气温下,连呼吸呵出的白汽都像凝在池子上空一动不动。
革命家正在豪情万丈地思考明年的工作打算,计算着过多久才能在北京郊区首付买一套房。
小水妹妹突然轻轻说:“我觉得好累啊。我不想留在北京了,你愿不愿意陪我回老家?”
革命家说:“我愿意。”
8
后面的这些事,都是去年的婚礼上,小水妹妹自己讲出来的。
听得我和罗胖子唏嘘不已。
穿着婚纱的小水妹妹明艳照人,越发衬托站在台上另一角的革命家土里土气。
因为革命家不太会说话,基本上整场婚礼都是小水妹妹在讲他们俩的故事。
“学长,你知道我最佩服革命家什么吗?”罗胖子突然问。
“佩服他专一?”
“专一有什么值得佩服的,你当是心灵鸡汤啊,再说了,你觉得革命家具备不专一的资本吗,你当他是我啊。
我最佩服的是他的纯粹,刚进大学那会,我以为革命家就是一个被洗脑了的傻逼,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那么傻逼。
他就算真傻,也是最纯粹的傻逼。”
然后冲我使了一个暧昧的眼色,说:“你去过革命家他们的婚房没有?猜猜屋里的家具是什么风格?”
我摇头。
“是宜家风格!因为小水妹妹喜欢。两个人当时就经常去逛西红门的宜家,天天研究以后有房子了这里装什么,那里摆什么。
回老家后,革命家在网上下了一大堆宜家家具的照片,有些实在找不着照片,就让我去西红门给他拍了发过来。
然后周末就回去和他爸一起照着做,他们家不是祖传的木匠吗?你没去看过那些家具,都是TM手工打造的,用的木材都是他们家后山上的,好牛逼。”
罗胖子喃喃地说:“革命家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会为了小水妹妹干这事。我告诉你,这种事我干不出来,你也干不出来,我们都比不上他。”
我很想看看罗胖子眼角会不会有泪水,如果有的话,我这篇文章大概要改标题了。
然而并没有,从头到尾罗胖子都很开心,就跟自己结婚了似的,笑的跟个傻逼一样。
我低头看了看手里把玩了很久的婚礼请柬:
“张卫国,蔡小潺。十月一日,邀您一起见证我们七年的爱情长跑。”
——
当我想写下这个故事的时候,有点犹豫,因为里面有不少别人的隐私。
不过我后来一想,以我对革命家的了解,不管怎么闹腾,估计他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意见。最多也就是憨厚的笑一笑,有点磕磕巴巴地来一句:别,别,别这么写啊。
我在想,这个世界上真的不缺一个努力拼搏的人。
但少有的,是一个把每一天都认真过好的人。
一个纯粹的人。
七夕节,愿每个人都能拥有自己的爱情。
延伸阅读:
1.喜欢你,与你何干2.“别装了,真正的喜欢是你藏不住的”3.任盈盈与小师妹:一个是云淡风轻,一个是刻骨铭心4.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匹配上北上广“大龄优质女”
——END ——
我是栩先生,喜欢用深度思考剖析历史、社会和个人的成长。关于个人进阶,你可能会关心一些问题,如:
《大学毕业是去大城市好还是回小城市好?》
《坚持跑步到底有哪些改变?》
《工作后,你悟出什么职场道理?》
关于这些,我都写过知乎超万赞的成长干货。我也写过《如果格局决定了人生,那到底什么决定了格局》这样获得转载上千次,阅读超千万的深度思考文字,影响过不少人对原生家庭和自我教育等的深思。(关注后回复「知乎万赞」可获取以上文章)
我希望的是,通过我的文章、互动,能帮助你更好地解决个人成长领域的一些真痛点、真问题。
关注栩先生,我们一起高效成长
【栩先生用户社群可以加入啦】
从知乎到公众号,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个人成长的根本原因,想怎样才可能帮助读者“爆发式成长”。这一次,我终于把核心内容做成了社群。
从心法、到内功、到外功,再到变现,16组核心主题,希望给你从内到外的体系化的帮助。
这里还有全网独一无二的优质资源,不少专业领域的嘉宾,以及对高活跃用户的丰富奖励……今天我邀请你,加入【栩先生·爆发式成长营】(点击蓝色链接详细了解),一起努力精进,抱团成长。
扫描二维码,即可加入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栩先生唯一社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