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学生的生命体验与作品联结才能激发阅读兴趣

将学生的生命体验与作品联结才能激发阅读兴趣
——就激发学生阅读兴趣与王老师对话
王老师:您好!
很感动您如此认真地对待我的问题。
您提到的学生对布置的书不认真读的问题,其实我们学校也存在。我感兴趣的是学生不认真读的会是什么书,所以我问了您之前那个问题。
我当时没想到您会专门为此做调查并且调查如此详细,只想我能看到贵校书单即可。结果看到您非常认真地把各年级的情况都给了我,着实让我感动。我如果不认真回复,那对不起您和其他老师的工作。
长期以来,语文教学界包括许多知名专家,都提出多读多写。大量读写是语文能力提升的必然途径与策略,这是大家的共识。但一线教师最大的困惑是学生不肯读书,或者不肯读高层次的书。专家们号召一下就算完成任务,而我们却要在号召之后面对学生不愿读和没有时间读的困境。
必须承认一点,不可能所有学生都爱读书;很多人说外国人怎么怎么爱读书,中国人怎么怎么不读书,其实都是以偏概全。读高层次的书永远是艰苦的事情,外国人不是个个都比我们好学,中国也不都是浮躁人群,不管什么时代、什么国家,爱读书的人永远是相对少数。
所以,我们要有高远的目标,希望更多学生爱上读书;但现实目标要切实,不能指望全校全班同学都爱读书。
有了这种心理预期,我们面对学生——毕竟是一群孩子,吸引他们的东西太多,所以他们不爱读书、不爱学习——心态也许会平和一些。
在这种心理预期下,我们还要努力做得更好。
我们必须思考:学生不爱读书的原因是什么?
你们在调查中做了归因,我非常同意;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思考的是读书对我们学生的意义何在?
我非常同意一句话:当我们所读的东西没有和我们的生命产生联系时,我们就不会愿意读它;如果我们读不懂某些书,是因为它没有和我们的生命产生关联。
我看了一下你们推荐的书,都是好书。我估计各个学校推荐的书也大体如此。而我从学生写的不愿读的理由归纳出最常见的三个理由:1. 读不懂,2. 没兴趣,3.没时间。
第三个理由我们暂且不谈,其中前两个理由,既有学生的问题,也有我们的问题。
所谓读不懂,原因主要不在于字词,而在于文本蕴含;换言之,不理解作者的内心世界,因为书中内容与学生的生命离得太远。
的确,很多东西是要我们长大以后才能理解的;但这不等于我们要迎合学生,只给他们“读得懂”的东西——说得直率点,就是童话、言情、武侠、娱乐剧。
中学语文教育在解决了识字问题之后,已经逐渐从用语文生存向靠语文生活转化,我们有责任引导学生通过文本理解成人世界的精华。
所以,我们肯定要给学生讲经典。
但是,我们容易有的误区是:我们认为好的东西,我们就要求让学生一定要认为它好;我们并没有或讲不出经典的价值,我们并没有或讲不出经典对学生生命成长的意义。
当代中小学生厌学普遍存在;在北京这样的城市“用知识改变命运”这种说法已经很难打动学生,他们都会有意无意问一个问题:我学习是为了什么?
这实质上是“我活着是为了什么”问题的翻版,这就是人文教育必须回答的问题。
因此,不管专家们怎么看语文学科是否应该有人文性,语文都必须承担起人文责任——因为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学科在进行人文传承了。
我们要告诉学生,当我们遇到人生困惑时,古圣先贤们在用他们的文字为我们提供智慧。
以我最近讲的《想北平》为例,一般的学生、特别是北京的学生会喜欢老舍的文字,因为这里有我们北京学生的生活,北平的闲适有空已成了现在北京的稀缺物,老舍的文字更容易引起我们的共鸣。
但这还不够,我们可以问学生,《想北平》只是写北平吗?老舍与其他人对北平的感情有何不同?我们都知道,北平是老舍生长的地方——他不能爱上海和天津,因为他心中有个北平。这是他的家,这里曾有过的永远难忘的生活。
此时我们再追问一句学生,你怀念初中生活吗?你愿意表达对过去少年时光的爱吗?老舍在用他的方式表达他对过去生活的怀念,你能从中找到共鸣吗?
我们可以启发学生,《想北平》前三段其实只讲了一句话。“我爱北平,但我说不出来。”老舍可以说遇到了“语言的痛苦”。其实,大家在表达中也会有这样的痛苦。老舍之所以这样说——这属于直接抒情,直接抒情在作品中要慎用,用多了就成了喊口号——是因为老舍对北平的爱到了极致,只能用这种直接抒情的方式表达。
但老舍这三段并不只是纯喊口号,他是在用他的方式表达情感。请注意,这三段中有多处用了“我说不出”这样的话,而只有第三段结笔处“可是我说不出来!”用了叹号,这作者有意设计的。
他之所以说不出来是因为北平“太大”,而这“大”是心理感觉,是因为对这里太熟悉了反而不好概括,只能写自己的感觉,所以老舍觉得没法“单摆浮搁的讲一套北平”;但他还在努力使读者受到他的“爱”的感染。他用他对母亲的感受感染读者,他用各种比喻调动读者的体验。更重要的是这一句话:“这不但是辜负了北平,也对不住我自己,因为我的最初的知识与印象都得自北平,它是在我的血里,我的性格与脾气里有许多地方是这古城所赐给的。”其中“这”指代的是“说不出北平的好”,老舍越爱北平就越说不出它的好,可越说不出它的好,就越觉得对不起北平。所以第三段最后一句“可是我说不出来!”中的叹号,写出他的矛盾、纠结、痛苦,而这矛盾、纠结、痛苦更强烈地感染了读者,使读者体会到作者对北平的爱。
这就是老舍的表达方式。我们可以问问学生,如果你想表达对过去生活的眷恋,你用什么方式表达?
而下文,作者在强烈地表达了对北平的爱之后,还是突破了语言障碍,说出北平之美在何处。我们要引导学生注意看作者的选材——选材代表作者关注点,注意看作者的表述——表述表现作者的体验。而我们表达某种感情,同样有我们的选材(关注点),同样有我们的表述(体验)。
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作为言语作品与学生精神世界中间的桥梁,我们要让力图让言语作品与学生的生命体验相连。所谓力图,指知识介绍、指联系学生体验,指思想方法指导。
只有将学生的生命体验与作品相联结,学生才能读懂作品,也才能对读书感兴趣。
孔子说: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如果学生没有把读书当作他的内在需求,我们是怎么号召都没有用的。
所以,我们要深入理解学生,理解他们成长中的困惑并激发他们提出困惑。
比如,他们会有很高的学习期待,但却不愿意努力;比如他们会因老师对他们“不公”不满;比如他们会因为心仪的异性不理他们而痛苦;比如他们会不理解为什么社会有那么不公平:他们这个年龄看似单纯快乐,其实内心却痛苦困惑,虽然这些痛苦困惑在我们看来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我们只有直面他们的痛苦困惑,并且将古圣先贤的作品做出符合他们认知体验的解读,同时在古圣先贤作品中发现激励他们前行的动力,他们才能真正爱上读书。因为爱读书的本质是爱思考、善思考。
同时,我们要反复告诉学生,思考、挑战都是痛苦的,但痛苦才能有更深层次的幸福;我们如果一直追求感官快乐和刺激,我们获取会释放一时,但终究还会陷入虚无。
如果给贵校提一些建议的话,我个人认为贵校的书单——其实不只是贵校,很多学校也是这样,更重视文史书目推荐。
这当然是必要的。
但这远远不够,因为不是所有学生都喜欢文史,不是所有学生都能从文史书籍中自动获益。
学生的兴趣很广,他们的困惑也很多;也许我们推荐的书并不真正适合他们。
很多理科偏好者是把文史书当消遣的,也有相当的理科偏好者根本不需要文史消遣。也许他们的思维成长来自于科学精神,也许他们读起科学类书籍来会更有收获。
所以,认真研究学生的需求,可能是我们所有教师都要面对的课题。
最后,还是要向您和贵校老师致敬,在中小学生大面积厌学的情况下,在应试氛围如此浓烈的情形下,你们还在坚守,这就是中国教育的希望。
如果需要,我会为贵校读书活动的深化,做我的贡献。

您的朋友 何杰

2015年10月28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