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河文艺(第53期)||【国展菁英】郭刚举:超以象外 得其环中

郭刚举先生简介
1981年生于安徽砀山
国家二级美术师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书法方向(师从汪军先生.获硕士学位),现就读于中国国家画院曾翔书法工作室——书法高研班
安徽省书画院特聘书法研究员
安徽艺术学院特聘教师
新华学院艺术学院特聘教授
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刻字委员会副秘书长
安徽省直书画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副主任
安徽青年书法家协会理事
安徽美术出版社《书画世界》特邀编辑
合肥市书法家协会理事
合肥市蜀山区书协副主席
超以象外 得其环中
——漫谈凹斋郭刚举篆刻
因为篆刻,得以结识刚举,一晃数年。虽未曾谋面,却如故人,微信往来,不亦乐乎。
刚举的印取法同乡、安徽黟县黄牧甫,深得个中三味,朱文尤胜。我曾经以三个“精”概之:精致,精准,精美。当下习印着众,取法亦广,或甲骨,或战国,或楚简,或秦汉,或明清,甚有取法当代名家,以为捷径,实不可取也。
刚举学黄牧甫,在我看来属于当下出众者之一。于不惑之年能进得如此境界,实不易耳。从技术操作层面来说,刚举已属于“熟练工”,换句话来说,表现能力已足够丰富。所谓“技近乎道。”下一步“表现什么”:是罩着黄牧甫的影子简单重复自己,还是走出黄牧甫的影子重新塑造自我?对此,刚举是清醒的。在我们交流过程中,他也曾经流露出这种困惑与迷茫。我觉得,这属于从艺者(甚至更宽领域)的一种“中后期困顿”:已得来路,未知去处——当然,我也给不了答案。
但我想到了两个词:追本溯源与兼收并蓄。能不能从黄牧甫的艺术人生所经历的点点滴滴中,试图找寻到那种“灵光一闪”的收获,再从相关艺术的修炼中汲取养分,加以充实和丰富?
“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是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雄浑》里的两句。一般的解读,“象外”是指迹象之外,“环”原指门上下横槛的圆洞,用以承受门枢的开合旋转,“环中”被延引为空虚之境。意思大致为,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应驰骋艺术想象,超乎所表现者的物象之外,由实人虚,如门枢一入环中,即可转动如意,以应无穷。
近日,看到美学家王朝闻先生解读“超以象外,得其环中”的一句话,觉得别有意趣:在规定的“不自由”中放飞“自由”,又在任性的“自由”中落实“不自由”。这其中,“自由”与“不自由”是两个关键词;再辅之以“规定”、“放飞”、“任性”、“落实”这四个前缀词,如此构建的一种语境,是不是在提示着:如何从“环闭”的空间中找寻一个出口,籍此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
这显然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除了不断的修炼,我想更多的还需要时间。进入知天命之年以后,我忽然觉得,艺术不过是生命的调色板,可以清素一色,也可以色彩斑斓,但永远跳不出生命的底色:饱满、鲜活和律动。
黄牧甫是安徽黟县人,刚举是安徽砀山人,现工作在省城合肥。于是,我百度了一下地图:从砀山到黟县有六百多公里,从合肥到黟县不到三百公里。这种饶有趣味的查询似乎在告诉我,刚举在追寻黄牧甫的道路上,已是一种越来越短的“靠近”了……
吴利国
(作者系新余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作 品 欣 賞

约稿启事
当初春的河流解冻,山间清泉叮咚流入你的心田;当雨巷中,撑着油纸伞像丁香一样的姑娘向你走来,你是否一直期待?当你驴行于被人遗忘的古村落,夕阳西下,你看着久违的炊烟袅袅升起,你的心底是否感到悸动?……此刻,你是否迫切需要一支笔?一支书写灵魂、书写远方、书写春秋的笔?
那么,来吧,朋友!让我们一起迷失在《袁河文艺》里——做她的情人!
投稿须知:
来稿主标题用宋体三号字,正文用宋体五号字,正文、照片用附件的形式上传,文末写上作者个人简历、通讯地址、联系电话、微信号。
投稿邮箱:
小说、诗歌、散文类:
[email protected]
书法、篆刻、绘画类:
[email protected]
赞赏:赞赏一律归作者
袁河文艺编委会刊头题字: 吴利国
顾 问: 李 前
主 编: 吴利国
执行主编: 王良圣
副 主 编: 吴惠强
黄丽英
责任编辑: 林 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