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的未来或美国的未来

日前,美国前财长保尔森表示,美元的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地位正在面临考验。首先,保尔森承认美元能够这么长久占据世界货币的主导地位的现象是不可思议的。特别是在近些年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以及美国经济的相对衰落的大背景下。也就是说,保尔森认为,货币的主导地位应该跟着经济的兴衰而进行转移,但这一转移并没有发生在现实世界中。我认为保尔森这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美元霸权为什么能够长期强势,为什么新兴经济体没有获得相应的货币权利,地球人都明白。还不是因为美国不但是美元的印制国,更是世界第一军事强国,政治强国,以及它各种美元之外的强权存在。保证美元成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条件不仅仅是市场经济来决定的,更多的是美国国家霸权主义对强势美元的呵护。保尔森当然明白这些。所以,他指出想要维护美元霸权,问题不在于外部环境的改变,而在于美国内部的变异。这一点,虽然保尔森没有直接指出,但他的眼下之意正是如此。因为他明白,想要保住美元霸权,就得让美国继续强大,就得让美国继续在世界各领域保持世界第一,只有这样,新兴经济体即便体量再大,也得屈服于美国的淫威之下。而眼下,美国的内部变异正在急剧形成,这才是保尔森最为担心的事情。实质上,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经济就在一路下滑,虽然其间美国还是保持了较高速度的经济增长和低失业率,但在实体经济中,美国所占的份额已经越来越小,美国的经济增长大多来自于金融体系和服务行业以及美元的红利,还有就是后期特朗普对全球各国的经济压榨。保尔森明白,这样的经济压榨,无异于杀鸡取卵,虽然取得了一时的风光,但最终是以美国信誉以及美元信誉来作为代价的。关于这一点,保尔森倒是说得很明白。他说,强势的外交政策以及霸凌的对外制裁,虽然帮助美国换取了一定时间的喘息,但这种行为造成的国际失信将会让美元最终失去主导地位。随着中国在国际话语权占比的越来越大,美元最终将会败给人民币。保尔森的这段报告很长,但是归结于一句话,就是我们经常说的那个道理,也就是想要立足于不败之地,首先就得做好自己。能够打败苏联的只有苏联,能够打败中国的也只有中国,同样,能够打败美国的,自然也只有美国本身。保尔森的这个意思其实是在警告美国的国内政治势力,当然也包括当前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如果再这么一意孤行,大搞内斗的话,美国的未来将难以延续此前的强大。有人说,战争和外交都是为经济利益服务的。换而言之,美国强大的军事实力,独霸全球的外交实力与话语权,其实都是为了保证美国攫取全球利益服务的。而美国攫取全球利益最有力的工具莫过于美元霸权。印刷一张一百面值的纸币美元,成本不过几美分,但是拿到世界上去购买实物,那就真的能换来和面额等值的产品。这次疫情,美联储开启了无限量美元供应,以保证美国民众不至于被饿死,以保证美国股市不至于一泻千里。如果没有美元的存在,我们当前看到的美国就已经分崩离析了。所以,美元很重要,一定要保住。保尔森既当过美国的财长,又当过高盛的总裁,是深知其中厉害的。所以,他们这些美国的精英人物,总是能敏锐的感知美国当前的危险。就像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对了,保尔森曾经和基辛格是同事,都曾经效力于尼克松政府,只不过那时候的保尔森只是一个白宫办公室主任的助理,而彼时的基辛格已经是权倾朝野的国务卿了。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那都是服务于共和党的人士,如今都算是共和党的党内大佬】。所说,世界要拯救美国,特别是中国,否则美国倒了大家都没得好。虽然他这话看似说给世界,说给中国听的,但从他的话语里,我们还是能够感知其内心对美国衰落的深深恐惧及无尽担心。从基辛格到小布什,再到前防长鲍威尔,再到如今的保尔森,如今共和党内部对美国未来的担心已经非常明显。而这几位共和党大佬都无一例外的把美国当前的困局归责于特朗普执政造成的国家分裂以及国际信誉丧失。这对特朗普可不是什么好消息。那么保尔森所担心的美国分裂和国际信誉丧失真的存在吗?当然存在,我们不要看美国股市的飙涨,那不过是美联储动用美元霸权这个百年老参在吊命而已。三分月份美国股市四次熔断,让美国所有的精英们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来所谓的美国强大也不过是一个花架子,一旦遇到真正的危机,还是树倒猢狲散。所以,美联储赶紧动用无限量美元,硬生生的把股市下跌的势头给阻挡住。美联储如此泼辣的做法,也让国际资本看到美国的决心,也看到美元这个百年老参还是具有很强大的吊命作用的,于是,股市终于开始恢复我平稳,并一路上升。但没有市场利润作为基础的股市上涨根本就是一个根基不牢的大厦,如果后期美国不想办法恢复自己的经济活力,把用美元架子撑起来的股市给慢慢培土扶正,最终的倒塌或者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而特朗普在做什么?一些明智的美国精英在竭力培土扶正,而特朗普却在用一把尖锐的小铲子拼命挖土。倒不是特朗普诚心想要把这个大厦给挖塌,而是为了自己的大选胜利,他不得不这样做。如今的美国在疫情和黑人运动的双重打击下,虽不能说是苟延残喘,但的确有了油尽灯枯的迹象。无论特朗普怎么舌灿莲花,也掩盖不了他处置疫情的失败,更掩盖不了疫情处置失败下美国经济的步履维艰。所以,特朗普已经不能从经济复苏和疫情处置上为自己的竞选加分【三季度的经济数据或者可以让他吹一下牛皮,但整体经济的走弱却是难以改变的】,他想要连任的唯一办法就是让美国的种族对立扩大化,让占据美国人口大多数的白人极右化,这样一来,他的选票就可以保证了。对于这一点,我们此前曾说过很多次,失业率高企导致美国本土人群对移民产生不满,而美国至上的理念让美国白人在经济下滑的失落下想起了往日的辉煌,而本次黑人运动更是让美国白人感到坐立不安,虽然离美国南北战争过去已经一百六十年,但南方集团所秉持的白人高贵思想依然阴魂不散的主导着美国白人的情绪,让他们对黑人以及其他有色人种都怀着歧视的心态,极端的情绪导致极端的行为,看着眼前一座座奴隶主【有华盛顿,也有罗伯特·李等】雕像被推到,很大一部分白人的心里都不是滋味。于是,他们开始进行反击。美国极右翼团体“布加洛男孩”反击分为两种手段,一种是支持在黑人运动中姿态强硬的特朗普,也就是用选票把特朗普给选上去,以便继续执行严苛的移民政策和继续推行白人至上主义,这也算是潦倒之际的一种安慰吧。这种手段正是特朗普想要的,本身特朗普的最大票仓就是来自于美国最大教派福音教徒,如果再获得所有具有右翼思想的美国白人对自己支持,特朗普尽管当前的民意支持率并不乐观,但获胜的可能性依然很高。另一种手段就是极右翼民众的悍然出手,用暴力手段来对抗当前的黑人运动。这个已经在美国屡次出现了。如今,美国右翼团体已经和美国政府联手,开始妖魔化本次黑人示威运动,更为危险的是,一部分极右翼分子组成自己的武装,开始对示威人群进行袭击,并和示威人群对抗。这几天,美国相继发生极右翼分子或开车冲撞,或开枪射击示威人群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形成大面积的对抗,或大规模的报复行动,那么美国的分裂被加速也未可知。大家可以搜一下美国右翼,就会发现这些天美国关于极右翼暴力行为的新闻比比皆是。这样的星星之火,一不小心就会让北美大陆形成燎原之势。如此一来,不要说保尔森希望维护的美元霸权能不能保住,美国会不会发生内战最终导致美国分裂也不是不可能的。第二种情况导致的恶果,特朗普或许不想要,但如果他真的面临下台危机,以他的性格,也很难说不会孤注一掷,前不久他就曾说如果他竞选失败,那对于美国将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所以尽管他不愿意看到美国的分裂,但他也不排除让自己走后的白宫成为一个灾难的发源地。所以,保尔森直言,美国当前的问题在于其自身的问题,如果美国不能做好自己,那未来的美国势必将会沦为二流国家。虽然美国的手里依然有很强大的武装,可从前苏联手里继承了强大武装的俄罗斯,如今是个怎样的现状呢?美国的精英们绝对不愿意成为第二个俄罗斯。但如果内斗继续,美国的民意分裂继续。会不会成为第二个俄罗斯,就由不得美国人说了算。当年的苏联人民,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荣光会晦暗至如此。要不是有个普京出现,如今的俄罗斯只怕已经成为欧美嘴里的残渣了。美国会不会如此结局,就要看美国人能不能逆转当前的这种局面了,在我看来,这很难。极右翼思想一旦成为潮流,它的破坏力之大,我们是难以想象的,当然也是有历史可以参考的,比如二战时的德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