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布满着烈火与尖刀

江歌去世了。年仅24岁。
很多人为她英年早逝而痛心。殊不知,活在世上,本身就是一种幸运。
就像朱小贞怎么也想不到,她和三个孩子的生命,会终结于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
在大火之前,她一定时常感谢命运的慷慨馈赠。她和丈夫都没读过什么书,很早从老家来到杭州打拼,靠服装批发起家,赚了大钱。难得的是,丈夫有钱后,没有始乱终弃,两人感情和和美美,还一起养育了三个活泼可爱的孩子。
命运待她不薄,对吗?
她又怎么能料到,自己家里的保姆,会选择一个全家人都还在熟睡的清晨,狠心纵火,把自己和孩子活生生闷死在豪宅里呢?
朱小贞去世时,也只有34岁。最小的孩子,7岁。
是呢。江歌的人生,看起来也曾充满了希望。
她出身苦,从小和妈妈相依为命,妈妈靠做点小生意养家。后来碰上拆迁,母女俩有了点家底,才能供得起江歌去日本留学。到这里,人生都在往好的方向走,母慈女孝,自强不息,老天爷眷顾,未来亮闪闪的出口,似乎就在眼前。
谁知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十刀利刃下来,江歌命丧异国他乡。
未来的大门,向年轻的生命重重地关上了。就像她背后那扇,死死不肯开启的公寓门一样。
陀思妥耶夫斯基说过,“魔鬼与上帝在进行斗争,而斗争的战场就是人心。”
可惜这场战争,大多时候是魔鬼得胜。
魔鬼得胜,只需要一点点嫉妒。
就像莫焕晶一样。她为了躲避赌债,从老家东莞跑来杭州打工,在有钱人家做保姆。她嫉妒,她嫉妒朱小贞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能轻松买得起二三十万的名表名包,而自己不仅身无分文,还得东躲西藏,有家不能回。嫉妒让她鬼使神差地,在主人家里放了火。
魔鬼得胜,只需要一点点自私。
就像药家鑫一样。他在开车返家途中,不小心撞到了路边骑电动车的主妇张妙。这本不算一起严重事故,但药家鑫害怕张妙日后“无休止地找我索赔”,竟起了杀心。自私催使药家鑫,从随身带的包里取出一把单刃刀,向张妙连捅数刀,随后驾车逃逸。
魔鬼得胜,只需要一点点怨恨。
就像林森浩一样。他和黄洋同住一间宿舍,两人不过因为要不要凑钱买桶装水一事拌了回嘴,林森浩心头就记下了这本账。从实验室偷出剧毒药物,悄悄下在了饮用水里头。黄洋喝过后,一命呜呼,林森浩最终也被判处死刑。两个同样贫苦家庭出身,靠奋斗考上复旦,未来本该一片光明的年轻人,却因一丁点怨恨,双双殒命。
更可怕的是,魔鬼得胜,有时候是无缘无故的。
就像加藤智大一样。2008年6月,他开着卡车,突然冲进了热闹的东京秋叶原步行街,当场撞死3名行人。不仅如此,随后他还跳下卡车,掏出匕首,又刺死了4名路人。死者全部和他毫无瓜葛,这是一起无差别杀人事件,换句话说,谁,都有可能成为他车轮和匕首下的亡魂。
他只是为了发泄罢了。
在和平宁静的日常生活中,我们似乎随处都能感受到光辉和温暖。但你根本不知道,人性的恶,什么时候会从天而降,狠狠砸在自己的脑袋上。
朱小贞有错吗?她还借钱给自己保姆买房呢。
张妙有错吗?她不过骑电瓶车回家而已,没有逆行,没有超速,更没有侵占机动车道。
秋叶原路边的行人有错吗?他们不过趁着假期,出门逛逛街,凑凑热闹,不知怎么的,地域的火焰就从脚底下冒了出来,一把将自己烧了个精光。
人活在世上,无非一日接一日地劝诫自己:世界不是混沌的,是有秩序可循的。比如努力一定会成功,比如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生平不行亏心事,坏人不会找上门。就是这么简单,却似乎雷打不动的逻辑,支撑我们活下去。
但世界真有那么多规律和秩序可讲吗?
那些被送进奥斯维辛的犹太人们,在进毒气室前,都不认为自己会死。他们始终相信:我是好公民,我不曾做过坏事。要忍耐,只要再忍耐一会儿,这些士兵一定会理解我的,一定会放我出去的。
很抱歉。很多时候,恶,来的就是这么没头没脑、无缘无故,不讲规律、不守秩序的。
江歌是多么好一姑娘。开朗、热情、仗义执言,这么好一姑娘,却莫名其妙被扯进闺蜜与男友的纠纷,还莫名其妙地送了命。大众沸腾了,不仅仅是因为凶手的残暴、闺蜜的冷血,还有对江歌的惋惜——她这么好一个人,怎么会落到如此田地?
阳光底下,罪恶日日都在发生。放在以前,我们还不难见到为凶手辩护的说辞:药家鑫犯事了,有人说,农村人确实难缠,他这么做也有道理。林森浩犯事了,有人说,他室友黄洋平时就跩得很,确实惹人讨厌——人们试着说服自己:坏事从天而降,不是没有原因的。我人好,老实,本分,我不用担心。
就像父母老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怎么他不欺负别人,就欺负你呢?
只要谨言慎行,灾难就不会砸到我们头上来。
但江歌这样的“完美受害者”,打破的不仅是道德底线,更是我们给自己架起来的,看似牢不可破的心理防护网。
恶就是恶。它想来就来,不管你是好是坏。
2010年,中岛哲也把凑佳苗的成名作拍成了电影,《告白》。
影片中,女教师森口悠子年幼的女儿,被她班上的学生杀害。而学生杀人的理由,仅仅是为了引起他人的注意,上报纸头条。
森口悠子的人生崩溃了。因为法律的庇佑,这些未成年杀人犯不会得到严厉惩罚。在少管所待几年后,就能重回社会,过正常人的生活。
她也尝试去要说法,讨公道。可凶手之一的母亲拒不认错,甚至对其破口大骂:我儿子是乖孩子!你女儿死了,连带他受到这么多指责!他太可怜了,你们不能体谅一下吗?
森口悠子一言不发地离开了。那一刻,她想通了,说理是徒劳的。她必须用自己的双手,复仇。
这部片子从头凉到尾。没有爱、善良和原谅。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每个人手上都沾着鲜血。哪怕最该受到同情的主角森口悠子,在她费尽心思逼死两个学生母亲的时候,观众看到她的脸,也会觉得不寒而栗。
森口悠子不稀罕得到同情和救赎。大多人做不到“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大多人的脑子只能围着自己打转,让他们对别人的痛苦感同身受,体谅关怀,那是难于登天。
对无缘无故的恶,只能报之以加倍的恨。
我不敢假设自己,在遇到同样危险之时,我会比刘鑫更勇敢、更高贵;也不敢假设自己,在痛失亲人之际,我会比那些冷眼旁观的意见领袖们更“理智”、更“冷静”。因此,我完全理解刘鑫的自私,也完全理解大众的愤怒。人性经不起任何考验,无论对受害者,还是对加害者。人性就是人性,它一点也不善良,它只是真实。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善良是善良者的墓志铭。
这世间布满着烈火与尖刀。遭不遭祸,不讲逻辑,全看几率。我们来世间走一趟,只能日日祈祷,希望自己永远不要撞上这种倒霉事。
希望我们都足够幸运,平平安安地了结此生。永远不会受烈火与尖刀之胁,去考验人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