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难民–一炸再炸

消失的难民–一炸再炸
匈牙利,肖朗普。
匈奥边境的这座古城历史悠久。向北六十公里,就是著名的音乐之都维也纳,而这座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欧洲古城,也曾诞生过著名音乐家李斯特,一般音乐盲只知道贝多芬和巴赫之类,而在中国,但凡想要过钢琴十级的小朋友们,对于李斯特那就是又爱又恨了。
林先生来肖朗普,不是来听音乐的。最近施瓦茨老先生有些消沉。他的偶像默大妈最近诸事不顺。弄得他也有气无力的。但东欧这边的情况还是要盯着。所以,林先生出现在了肖普特。
从土耳其过来的难民,从肖普特过境的不多。因为奥地利对于难民特不待见。他是东欧边境管控的始作俑者,也是召集者。东欧八国基本上都是因为奥地利的提倡才敢于和西欧说不。在东欧这些相对较穷的国家里,绝对算得上土豪的奥地利才敢于直面对抗西欧,才敢于直接封锁边境了事。【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唐如松在此恭候】
所以,过境的难民一般也不太愿意去奥地利,生怕好不容易进了欧洲,再被稀里糊涂的遣返,那就亏大了。
即便如此,肖普特的奥匈边境依然戒备森严。林先生看了看边境哨卡,以及快速驶过的巡逻车队。又看了看远方巍峨的阿尔卑斯山。摇了摇头。很显然,这里不是很好的突破点。
最近一段时间,德国爆发了大规模的反对默克尔的游行示威,极右翼势力气焰高涨,反对党借势发力。难民问题已经成了默大妈心中的一个死结。而土耳其依然恬不知耻的要挟欧盟,提出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条件。虽然默大妈坚决不同意这些条款,但一味求安的奥朗德以及刚刚接手欧盟轮值主席国的荷兰,忙不迭的答应了土耳其的要求。这份协定,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仅仅是看上去很美罢了【在,默大妈眼里,看上去也不美,那就是一坨屎】
林先生并不愿意看到德国现在这幅模样,作为一个英国人【消失的难民系列,之前都有交代】
,他希望欧洲可以保持一定的自主性,要是全盘落到美国人手里,那么英国也就只有当跟班小弟了。这么多年,英国终于有可能单独介入欧洲而不必仰仗美国,所以,就英国利益来说,一个联系紧密但不强大的欧洲大陆符合自己的利益。这也是林先生作为特别代表配合德国做一些事情的根本原因。
施瓦茨叼着一根雪茄出现林先生的面前,悄无声息。不愧为顶级特工之本色。
“安卡拉又炸了,你知道吗?”施瓦茨并没有和林先生客套,毕竟大家都很熟了。
“哦,厉害吗?”林先生一惊,虽然他早已料到土耳其难以独善其身,被炸只是次数问题,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又炸了,且还在安卡拉。可以想见,埃尔多安委以重任的土耳其安全部门是多么的不靠谱。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埃尔多安啊,你自己的家都保全不了,还妄谈什么奥斯曼的荣光。。。。林先生想到这儿摇了摇头。
“死三十四,伤一百二十五。”施瓦茨的回答简单明了,德国人的秉性一览无余。
“这一次一定会怀疑是库尔德人干的吧?”林先生笑道
“林神仙,你怎么知道?”施瓦茨尽管知道迈克·林料事如神,但还是惊讶了一下。
“因为埃尔多安这个人在找死,他是一个撞上南墙也不回头的人。不管什么脏水,肯定会第一时间泼向库尔德。他才不管到底是谁炸了他。在他眼里,只有库尔德人才是真正的敌人,这让我想起了我曾祖父当年在中国遇到的情况,当年中国那位元首叫做蒋先生的,也是这样,不管别人怎么打他,他都只会揪着共产党不放。”
“那最后结果呢”施瓦茨好奇的问道
“结果就是共产党得了天下,蒋先生失去了江山。”林先生微微一笑,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垂垂老矣的曾祖母对他说的一些中国故事。曾祖母是中国人,每每谈到中国,都会泪流满面。在他面前也不例外。
“你的意思,库尔德人也会得了天下?”
“那倒不至于,但库尔德人最终可以完成建国大业,倒极有可能。你看,这一次俄罗斯主动邀请库尔德人参加日内瓦和谈,这代表着中美俄三国都已经接纳了库尔德人作为势力一方的事实。现在的情况是,只要叙利亚的巴沙尔一松口,那么近年占据了伊拉克、叙利亚大块地方的库尔德人就可以宣布独立了。到了那个时候,只怕土耳其也只有望洋兴叹了。所以,埃尔多安才死死的咬着库尔德人不放。只是,当下的库尔德国际交情一片大好,而日内瓦和谈在即,怎么可能再采取这种自杀式爆炸手段来毁掉好不容易赢得的名声?我看埃尔多安是疯了,整个一个猪脑袋,被炸炸也好,看能不能清醒一点。”
“别说这些没用的,你看这次会是谁干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谁干的?不是你干的吗?要知道,一月份,你们在安卡拉可是损失了十几个人。报复一下也未尝不可。”林先生一本正经的看着施瓦茨
“这个玩笑开不得,我怎么会干这样的事呢?虽然默大妈对埃尔多安一肚子不高兴,但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再者说,这样的事情,对我们并没有好处。要知道,土耳其现在在欧盟面前傲娇着呢,要是让他知道了,还不把难民全部赶到欧洲来?”施瓦茨吓了一跳,赶紧辩驳。
“哼,你看现在的东欧边境,这些难民只怕有心无力了。”林先生一指边境哨卡。
“那也不可能是我们干的。你赶紧说吧,别逗圈子了。”
“有人想报仇,还想土耳其消停一点。于是。。。。”
“你是说。。。。那个养老虎,爱柔道的?”
“其实吧,他也没必要直接出手,俄罗斯在土耳其的情报部门比之CIA毫不逊色,只要在关键节点引导一下,那个到处被人当枪使的爱死组织就会上当。反正他们最近日子不好过,土耳其也难辞其咎。更何况,爱死组织里也有不少医生【巴沙尔】的卧底,干这种事,大家都乐意。”
“那目的呢?单纯为了报仇?”
“普大帝才没有那么无聊。他这样做就是为了15号在日内瓦的叙利亚和平会议。土耳其一个劲的的搅局,不但为反对派设置了门槛,也极力反对库尔德人参加会议,更鼓动大家把医生推下台。这样做的最终结果,就是这次和谈又是无果而终。那么,作为一心想赶紧功成身退的普大帝可不是好消息,俄罗斯现在经济上奄奄一息,要是叙利亚再不消停,只怕俄罗斯难以为继,现在好不容易和美国达成了协议,欧洲现在又因为难民潮而对于叙利亚这件事抱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这样一个机会,总不能让土耳其搅了局。所以,前一天埃尔多安鼓捣日内瓦谈判,第二天安卡拉就爆炸。这是明言警告:再要瞎比比,老子玩死你。”
“那你判断埃尔多安会怎么应对?”
“你没有看到吗?他又把罪名安插到库尔德身上,可见不见黄河不掉泪。现在他和普大帝的爱恨情仇纠缠难解,一定会玩到至死方休。”【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唐如松在此恭候】
“哈哈,那样也好,我们就看热闹吧,只要这些家伙们看好边境就好。土耳其,就让他慢慢变成利比亚吧,这个埃尔多安迟早会下去陪卡扎菲打牌去。”施瓦茨也一指边境的哨卡,哈哈大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