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架

唐如松 时间:2014-02-15 09:51
货架【一】
白宫,小地下室。 宴请玩奥朗德的观海落寞的在这间面积不小的“小地下室来回踱着步。肚子里不时翻滚着廉价葡萄酒的酸气。这让观海很不舒服。娘的,现在白宫办公室的人越来越不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本次招待奥朗德,他们拿出的菜单居然如此不堪,廉价葡萄酒外棉花糖,相信奥朗德一定会在肚子里骂娘,一贯精于享受的法国佬一定会对这样简单的招待不满,更何况人家那是从葡萄酒的精品国度而来。好在这次米歇尔还算配合,在座位上让奥朗德舒服不少。想一想不断提高的国债上限,观海也只有咬着牙算了。欧洲的关系看来很难弥合了,这个奥朗德倒不是太难对付,过一段时间是的默大妈才是重中之重,嗯,那个老娘们来的时候,一定要弄得像样一些。
相比较于 如狐狸一般狡猾的默大妈,奥朗德其实连一只小狐狸也算不上,但目前的欧洲,卡梅伦形如海外,对欧盟事务鞭长莫及,说不上什么花儿,倒是奥朗德可以掣肘默大妈不断挑衅的步伐,但奥朗德要是有血性的话,就一定会对这次晚宴不满,要是奥朗德没有血性的话,他又有什么胆量来挑战默大妈统领欧洲的野心呢?嗯,关键还是默大妈。适当的时候,要给默大妈一些好处,用欧洲的某些东西来换取默大妈的支持?
说话间,观海迈步走向地下室中的一个货架,在这个地下室里,摆满了一排排货架,上面标注着欧洲、亚洲、加勒比、南美洲、非洲、中东等等的标签。其中最大的货架就是USA了,但观海知道,那个货架上的东西基本都属于非卖品,不但自己不能动,西餐馆历史上想要动那个货架的几位掌柜的基本都死于非命。自己又不是钢铁侠,所以,珍惜生命,远离USA货架。观海非常执着于这一点,自上任以来,自己基本就很少光顾那个货架,对于那个货架,他有一种恐惧感。
而这些货架中,第二大的就是欧洲货架了。观海在欧洲货架边徘徊良久,拿起一个又一个商品,迟迟不敢下决心。TTIP是最新上架的货品,默大妈一定会感兴趣,但这里面捆绑着西餐馆对欧洲利益的收割,把这玩意卖给默大妈倒是一定会有所回报,但想着自己已经揭不开锅的财政,观海叹了一口气,把TTIP放回货架。伸手拿起北约,这个默大妈一定也会感兴趣,但要是卖了它,西餐馆在欧洲的存在将大打折扣,这个也使不得,观海又叹了一口气。东欧现在默大妈看不上眼,西欧都是一些华而无实的货品,不但卖起来困难,且默大妈买起来也肉痛。想来想去,观海又拿起了已经有些灰尘的棱镜。
嗯,这东西上次已经被卖过一次了,不行的话,这次连带生产技术一并卖给默大妈,虽然不算重礼,但孬好也算贵重物品,希望可以让默大妈略为满意,实在不行的话,TTIP那件商品可以拆分一下,卖点边角料给默大妈。嗯,就这么办。心里有了定论的观海舒了一口气。 突然之间,他想到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儿,不由得脸色一变,快步走向另一个货架。
货架【二】
观海想起了什么事儿呢? 他突然想起正在出访亚洲的克里。这老小子发来一封密件,说截至目前,中餐馆并没有敲定中餐馆大掌柜是否会见他。【这个不是瞎扯,二月十四号上午,就在王毅外长会见克里的时候,央视报道克里行程的时候,只是说二掌柜会会见克里,并没有说大掌柜会接见,这里的用意很深长,也就说,大掌柜见与不见,取决于克里和王外长见面时给出什么条件,要是没有好的见面礼,或许这件事就不会发生O(∩_∩)O】。
中餐馆现在如此高调和高傲,让观海很头疼。要是大掌柜真的不见克里,那以后的事儿就很难办了。所以,观海快步走向亚洲货架,想要挑选出一个比较合适的礼品,让顺丰快递抓紧时间送到中餐馆交给克里。 站在亚洲货架前,观海再度犹豫,这个见面礼不能小,现在中餐馆也算是土财主一个,且还冒充自己格调高,一般的东西他们还真的不一定看得上。观海的手习惯性的伸向脚盆,但拿起来又放下了。这个脚盆暂时还不能卖,卖了它,西餐馆在亚洲的存在也就不存在了。
再者暗背那小子已经准备后事了,说自己会对修宪言论负责,这是典型的一人做事一人当啊,也好,俺就成全他,这次去亚洲之后,就宰了他。弄一个暗右的上台,反正不能让中餐馆好受,但也不要弄得太僵。嗯,就这么办。 他有拿起菲佣,这个东西不值钱啊,估计中餐馆也不会要。那么。。。。。
观海把手伸向南海,他一哆嗦,又放了下来,这个太贵重了,暂时还不能卖。这要是让中餐馆买去了,那他们还不如虎添翼?自家的第七舰队会没地方游泳的。看着货架上琳琅满目的货品,观海一时没有了选择。 犹豫良久,他拿起泰国,这个可以有,反正现阶段中西餐馆在泰国的交锋正处于胶着状态,卖了泰国还不会对南海有太大的影响。得,就这么办,让中餐馆参加美泰军演。算是一个礼物。
但观海知道,这份礼物还是太轻,还要配个啥玩意儿才合适。 配啥呢?配啥呢?观海的头有痛了起来。巴基斯坦?这个自己卖不了,人家中餐馆也不会买。印度?阿三的心事很难捉摸,也是很难出手的货物。上次为了个美女外交官,才平息,这要是再把他拎在手里当礼物,他们还不炸了窝?嗯,三锅也不能卖。飘姐姐?三太阳?,
想到半岛,观海不由得心里一阵悸动,飘姐姐的小手很柔软啊,这个咋舍得卖呢?三太阳倒是可以卖,但卖了三太阳,顺带着也就赔上一个飘姐姐。三太阳最近是彻底的服软了,这小子,和他爹比,还真的不是一个级别的,再这么玩下去,不用自己出马,飘姐姐就可以搞定他,想到飘姐姐,不由得就想起她那柔软的小手同样被大掌柜狠狠的摸过,不由得恨声连连。
也是,要是飘姐姐不放下这个身段,怎么能让中餐馆支持她呢?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半岛我想卖给中餐馆,但中餐馆也把他收在自家的货架上明码标价的对外卖。自己或许可以卖,但中餐馆却不一定买。这个不行。那。。。。。这个这个。。。。添点啥好呢?单一的泰国,大掌柜肯定不买账。必须要加一点料。
实在不行的话,就把东海切成小块,算配头。但一想到暗背那张苦瓜脸和脚盆一天比一天高涨的右翼情绪,观海还是下不了手,这小脚盆聪明着呢,一旦切割东海零售,他们会不会掉头直接把自己卖给中餐馆,要是那样,可就得不偿失了。脚盆可是一件大商品,完整的卖出去,比切割卖或许划算一点。最主要,脚盆会自己卖自己,当年他就把自己卖给西餐馆,现在要是把自己卖给中餐馆也是不奇怪的。嗯,还是忍忍吧。但。。。。配上点啥好呢。
当观海从钓鱼岛上挪开的时候,手无意间碰到了一个落满灰尘的东西。娘的,这是啥?哦,弯弯。这个以前也是西餐馆货架上的大件商品啊,曾几何时,他已经沦落到无人关注,无人问津的淘汰产品。唉,形势比人强,当年你是何等的值钱,有时候中餐馆就为了瞄一眼弯弯,那都是大把的银子往外掏,现当下,中餐馆好像忘了这件事,再也没有再弯弯身上花钱的欲望,弄得西餐馆也慢慢遗忘了他的价值。
观 海拿起掸帚,扫了扫上面的灰尘,“这个应该值点儿钱吧?作为配头卖出去中餐馆应该还是要的吧?”观海有点犹豫,拿捏不定。“算了,就他了,爱要不要。再不卖,就真的没人要了。
”观海下定了决心。拟出了礼单:泰国让步,弯弯和中餐馆接触俺们不管。
就这两样了,看着货架,观海为自己的聪明点了点头,掏出手机,4008-111-111,
“喂,顺丰快递吗?我这里有两样东西要快递,目的地,北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