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掌柜的刀–左右为难

大掌柜的刀–左右为难
漪澜阁前的一方小小池塘,在这场夏雨里显得水韵悠然,江南园林的精致和皇家风范的大气在这里得到了完美的结合。这也算得上是南京总统府里一块难得的静谧之所。
看着池塘上被小雨激起的点点涟漪,书生笑道“这倒也颇为契合漪澜二字,只是此等涟漪,只怕荡不出什么大的波浪,仅可促你我的酒兴诗情而已。”【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你这话里有话啊,是不是想起来昨天弯弯那边的就职演讲?”道士早就想听听书生关于此次演讲的解读,只是苦于没有机会,今天,书生说要来总统府逛一逛,他就知道有戏。果然,不等他开口问,书生自己就挑起了这个话题。得益于今天细雨蒙蒙,游览总统府的人并不多,这里也就成了一块清净之地,二人刚好可以畅所欲言。
“哪里?我倒是想起了另外一桩事情,这件事说出来倒真的可以当做下酒菜了。”书生看着不像是在钓道士的胃口,而是真的想起了另外一桩事情。
“什么事?你说说看。”
“你应该知道,这两天冲绳人民很愤怒,一个美国大兵奸杀了一个岛国女子,并把她弃尸海滩。整个冲绳都在闹游行,要驱逐美国人出境呢。”
“唉,我当时什么事儿,这种事不但在冲绳,就是在日本在韩国那也是屡见不鲜的啊,美国大兵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又不拿驻兵所在国的老百姓当一回事儿,所以,这种事正常,想要摆脱这种事,只有把美国鬼子赶出去,抗议管啥用?这个日本鬼子当初在南京,在中国遭下的孽,如今只是得到一点点报应罢了。这样的事,难道还有说道?”道士知道,书生说出这件事,一定有更深远的意义,不然他就不是书生了。
“嗯,你说的不错,但我们今天不说报应这件事,毕竟伤害的只是平民而已,也没有见美国大兵哪一天把安倍昭惠拉出去。可是虽然没有伤害到安倍昭惠,安倍晋三却很生气。媒体称,他会在G7会议期间要求奥巴马给个说法。这里面就值得玩味了,你也知道,这种事也不是很罕见,在奥巴马即将来访之际,日本政府带头炒作这件事,那么一定有着他们的小九九。”
“那么,依你看,这里面有着什么样的玄机呢?”
“呵,这得问奥巴马,我估计现在他肠子都快悔青了,用一个成语形容他现在的状况,那就是左右为难。”
“左右为难?这话怎么说?”
“因为他上了安倍的当。”书生说罢歇了一下,看了看水面,此时雨又大了一点,整个湖面已经被雨帘笼罩,急雨击打在树叶和水面上的响动使得他不得不提高了说话的声音。
“本来此次G7 ,奥巴马是想要从日本拿到一点回报的,因为他答应了安倍访问广岛的请求。虽说没有答应道歉,但这种姿态已经让日本获益不小,最起码在否定二战战后秩序上,日本有了一个小小的进步。但没想到,就在即将成行之时,爆发出这样一件事,奥巴马想要的回报拿不到不说,或者还要对日本做出更多的让步。”
“奥巴马想要拿到的回报无外乎有三,第一,是推进日本对于TPP协议的审定速度,以便在年底也就是奥巴马离任前能够有个交代,不过,这一点,奥巴马自己那边都不一定能搞定,催促小日本好像也没啥用吧?第二,就是想要从日本这边割点羊毛回家补补虚,前天日本央行说有可能会退出货币宽松,这是摆出一副‘干爹,我准备好了,来吧’的架势,好让干爹剪个羊毛喘口气,可是与此同时,他们的行长黑田东彦又说,不排除日本进一步加大货币宽松的力度。这种矛盾的表态,是不是就是日本在玩小花招呢?欲迎又据,让干爹欲火焚身,精尽而亡?可是不对啊,奥巴马马上就要下台,割羊毛这种事对他意义不大,估计他不太会为了这个烦恼。那么还有第三点,那就是促使日本更进一步扩大于中国的对抗,最近美国在南海弄得灰鼻子土脸的,传说战机也被中国拦截了,所以在未来,日美更紧密的合作是必须的。嗯,好了,我就知道这三点,但在我看来,这三点都不足以让奥巴马为难,因为他不在乎。再有就是传说了,据盛唐如松公众号里说,安倍晋三答应了给奥巴马离任后的演讲费用是壹佰万日圆一张门票。这个数目是惊人的,或许奥巴马是为这个为难的,难道他害怕安倍晋三反悔,或者降价?”
“你就别听这个唐如松胡说八道,他就一胡侃能手,昨天不是侃翻了船嘛,关于蔡大姐的演讲解读被删了吧?你以上三点说的都很靠谱,但你不能说奥巴马对以上三点都不在乎。你要知道,他此次日本之行,以及后期关于TPP和TTIP的审议,都要共和党把持的参众两院来配合。从日本拿回去的三个筹码,不是奥巴马自己用,而是和共和党妥协的交换礼物。要知道,特朗普风头正劲,共和党此次赢得大选的把握很大,要是在前期弄好对准日本这三支箭,共和党将坐收渔利,毫不费事的在亚洲获得利益,并在不得罪中国的情况下让中国难堪。所以,以上三点,对于奥巴马也是至关重要的。而安倍晋三现在炒作弃尸事件,很显然,是想通过这件事来赖账。再不答应奥巴马条件的情况下,让奥巴马乖乖的去广岛鞠躬。”
“我靠,这小日本够精明的哈。这一次奥巴马果然要郁闷了。你这样一说,我就明白奥巴马的确有些左右为难了。但我要是安倍,我就不会去赖账,而是在不赖账的基础下进一步提出要求。该给的还给奥巴马,让他回国有个交代,但要奥巴马不但鞠躬,还要叩头。这样的话,即便所有条件都满足奥巴马,也是值了。”道士说出自己的馊主意。
“你这招更毒,可是,安倍有这个贼心,奥巴马不一定有这个贼胆。这道歉的事情可不是奥巴马能背得起的。所以奥巴马大不了最终选择混日子。话说回来安倍也不大会这样做,因为一旦真的中了美国这三支毒箭,只怕日本也就回力无天,纵然赢得了些许体面,最终会被干爹暴菊而亡。我估计啊,奥巴马现在正在白宫里骂娘呢。”
“骂就骂呗,隔着太平洋,安倍反正又听不见,这一次,安倍算是赚翻了,既让奥巴马去了广岛,又不需要付出太大的代价。大不了,壹佰万日圆的门票照给。很划算啊。对了,说起门票,我又想起了唐如松这件事儿,他的文章被删了,你就给我说道说道呗。我觉得你俩的观点并无二致。”
“唉,你呀,其实左右为难的并非只有奥巴马,蔡大姐也在左右为难呢,大陆这边不饶她,因为她没有承认九二共识;弯弯那边也不饶她,因为她提到了九二这件事。她自以为聪明的打了一次擦边球,只是没想到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我看蔡大姐未来的四年,步履维艰啊。”书生说完,笑了笑,接着说道“走吧,我们去秦淮河喝酒赏雨去也。”【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是日,中国南方普降大雨。
距离南京一百三十公里的合肥,也是大雨如瀑。唐如松捧着一杯茶,怔怔的看着窗外的大雨,心里面嘀咕道“他娘的,怎么就被删了呢?怎么就被删了呢?怎么就被删了呢?”
写还是不写,唐如松也在左右为难。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