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河文艺(第37期)|| 【新诗部落】高其健:你的影子是我圈养的魂

点击上方“蓝色字”可关注我们!

诗人简介
高其健,女,别名八妹,诗歌爱好者。1988年生于云南镇雄,现暂居江西上饶。作品散见《赤水源》《九仙湖文学》《文心》《齐鲁诗歌》《华夏诗刊》《星火》《中国散文诗》等。

你的影子是我圈养的魂(五首)
口 高其健

你的影子是我圈养的魂
曾无数次折断过开得正艳的花朵
也曾抠刮过残香未散的脸颊
都用心血浇灌
影子与我寸步不离
此般,看得见的危机
总是可以清除的
不过是时间和代价问题
想或者不想
如你,藏身于暗处
将一颗颗隐形的毒瘤
安放在千疮百孔的心尖
令人有饱含幸福地错觉
或许,你没有错
那些浪迹天涯的日子里
你确射献过一丝光亮
我曾将它们认定为诗和远方
真正的感情
来源生活
逃避生活的甜言蜜语
都是镜花水月
当谎言开始被浸泡,脱落
额头和面颊露出来
供词开遍全身
再厚重的栅栏,也无法圈养我一个人的爱恋
平潭过
跨过赣闽交界
身上就像加了一把刺刀
莫名地兴奋激荡起来
口如悬河,一生快退播放×32
第一次梗咽是个意外
除了妄想坦白从宽
还忘了把住瓶口
守口如瓶,便成了痴心
好奇害死猫,怀疑
也一样
无论放出怎样的风声
都会将人刮伤
那个岛,是个捣蛋岛
那个岛,是个倒霉岛
我和我的爱情路过
我们都没有活着回来

雪花女神龙
浑浊的人间此时天水一色
喜欢躲在这一片白色里撒欢
不是不知冷暖
在此时,真的可以忘记人间烟火
欲盖弥彰的白色渐渐覆盖
一声哀嚎过的朱红焕发出银光
这是它一生里最耀眼的时候
失去而快乐
白天里污浊的江湖
隐匿于一片片白色之下
而透出的蕊红,似是划过
脸颊的泪,隐忍后变成倔强坚硬冰
好我一个浪子
一开始以为的距离
是奇数和偶数的距离
后来觉得的距离
是开水融不进冰川
再后来的距离
油盐不进,各持己见
现在发现
真正的距离
原来,一个是飞禽
一个是走兽

大地绝唱
把残香点起来,老八
夕阳越来越近,老八
埙声渐行渐远,老八
老八……老八……
阁楼的钟声想起了
喜鹊的歌声已经唱尽
来,坐到我的身边
黑夜,马上就到
在我离走前
有些话我想向你诉说
轻声的抽噎
是最初的话语
生,我的凭栏处
死,我的全部
借用弥勒的话语,向死而生
冬去春来,万物轮回
我栖居于闹市之下
雨中有飘荡的浮萍
冲走了我的窗帘
抹去石板滩上的回忆
我听见风中有低沉的呢喃
摇曳着门窗晃荡晃荡作响
像跃跃一试的雷鸣
视觉、听觉……黑,无边
分不清怨气的门槛
土墙里有我的前生
断送在春秋冬夏
我栖居在这另一片森林
蛇虫鼠蚁为邻
也使我倍加怜惜生命
遥想当时
自我披星戴月,手持单刀
绿玉杖,路途的寄托
前进或后退的路上
相互告慰
我仆仆风尘地来
翻越了崇山峻岭悬崖
趟过了奔腾深川河流
抬头看一片苍穹
只换来一声叹息
长满椰子的丛林里
大田头柏杨田埂下
杵着一把锄头
点一支烟的父亲
深深吸一口气,又一声长长的叹息
去将那沙漏取来
再将它倒置计之时
当细沙不再流动
便是我大限到来之时
将残香点燃吧,老八
夕阳西下,老八
风卷着残云,老八
梦含着幽梦,老八
落窗听风雨,老八啊
千山鸟无声,弥撒的埙声响起
老八……老八……
约·稿·启·事
当初春的河流解冻,山间清泉叮咚流入你的心田;当雨巷中,撑着油纸伞像丁香一样的姑娘向你走来,你是否一直期待?当你驴行于被人遗忘的古村落,夕阳西下,你看着久违的炊烟袅袅升起,你的心底是否感到悸动?……此刻,你是否迫切需要一支笔?一支书写灵魂、书写远方、书写春秋的笔?那么,来吧,朋友!让我们一起迷失在《袁河文艺》里——做她的情人!
投稿须知
来稿主标题用宋体三号字,正文用宋体五号字,正文、照片用附件的形式上传,文末写上作者个人简历、通讯地址、联系电话、微信号。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赞赏:赞赏一律归作者
袁河文艺编委会刊头题字:吴利国
顾 问: 李 前
主 编: 吴利国
执行主编: 王良圣
副主编: 吴惠强
黄丽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