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慢 ∣七堇年∣010

▲ 摄影/七堇年
从前慢文/七堇年
因为连续出差,更新短文就被耽误了下来,十分抱歉。毕竟这趟工作也真的是很累,只是我实实在在地承认了,精力与精力的差别,造就了人与人的差别——在我认为一天20小时的工作时间是极限的时候,别人也许早已习以为常。当然,散淡如我,懒惰也多少理所当然,因为我真的不愿意在短短有生之年,浪费过多的生命在工作上;更不愿意活得过于卖力。
对我来说,总有一些事情是高于“工作”的。
比如那个下午六点,趁着好不容易有两个小时的空当,溜小差,冒雨去了一趟绍兴的王羲之故宅。那条小街没有被粗暴地商业开发,家家户户沿着一条小河排开,窄小的厅堂当街相对,锅碗瓢盏叮叮当当。昏灯如豆,暮色如墨,一家人在巴掌大的小厅里吃晚饭。炊烟从后窗袅袅飘起,散入烟雨之中。
那一幕人间烟火,迷得我几乎不忍离去。我就站在桥上,望着这缕缕人间烟火,淡淡山色,人们安安静静,细声细语,在小屋里吃着晚饭。目及之处,远远地,有一座小塔,羞涩地站在矮矮的小山上,像一个等人的孩子,在黛色的黄昏中,显得孤而静。人间啊,竟然在这一刻显得这么慈眉善目。
然后是乌镇。时隔六七年,又一次回到那里。六七年前,乌镇还是无比安静的,那个四月,我们20岁出头,一切都是青翠与晴朗。若说光阴如金,那我们几乎是挥金如土。我们在空无几人的巷道里徘徊,不知今夕何夕,日落了,走累了,就在河边坐下,吃芝麻糯米糍,桨声在耳边,也很静。世界离我们还很远,它的粗暴呼喊,我们都听不见。
如今,岁月摇着桨,漂走了。棹移人远。留下我们的人生拥挤了,巷子,也是。
人来人往的东栅、西栅,舟船拥挤的小路、河道,可曾还记得木心先生?这里是他故乡。
我止不住地又要想起他那首《从前慢》。
木心《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En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