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游击队–愤懑

纽约游击队–愤懑
林先生不喜欢喝咖啡。所以在吉姆的桌子上总是摆着一杯咖啡喝一盏绿茶。师生二人各得其所,并无冲突。绿茶的清香和咖啡的浓香总是萦绕在这个宽大的客厅里。
自从林先生住进吉姆这里,这个本来杂乱的客厅变得井然有序,干净清爽。吉姆很惭愧自己往日的邋遢。尽管他觉得这里的杂乱更符合自己的性格,也不影响自己布道的需求,但林先生告诉他一句来自中国的名言–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他才知道,细节有时候也很重要。而对于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这句话他也时常显然深思,觉得林先生的这句话似乎不仅仅是指他的客厅。【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奥兰多的枪击案,先生怎么看?”林先生来了之后,吉姆更多的时间是和他进行讨论,他觉得在这样的交流中,自己会成长得更快。眼下,他已经彻底放下了急于求成的心理,而是细致耐心的研判美国当下的局势和未来的走向,他虽然极度渴望那一天的到来,但 更知道,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只会造成革命的夭折。奥兰多事件一出,他立马很关心,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他要和林先生商讨一番。
“死伤不小啊,据说一开始奥兰多当局为了减小民众恐慌情绪,隐瞒了伤亡数字,真是好笑啊,这种事,似乎到处都是。”林先生虽然没有笑,但嘴角还是稍稍扬起。
“听说IS承认是这次袭击的组织策划者。”
“干他们什么事?这样的袭击,只不过是美国内部矛盾爆发的宣泄口而已,IS此时出面,不过是为了帮美国某方势力的一个忙而已,作为这股势力的爪牙,此时不出面,更待何时。”
“那么是哪一方呢?”吉姆问道
“你说,这件事要是被判定为国外恐怖组织所为,在马上来到的大选上,谁会得利?”林先生反问道。
“这个?那么势必要加大国际反恐力度,更多的进行海外干涉,这样的话,一定是希拉里获利了。这位老女人可是海外干涉政策的坚定执行者,且女人的报复情绪也比男人严重的多。”吉姆对于希拉里的研判由来已久,所以,他很肯定的说道。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如今的美国选民只怕不会这么想的了,当然,你会问,‘我也是美国选民,为什么我会想是希拉里获利呢?’这是因为你心中还有着一颗想要战斗的心,也是因为你很清醒的认知了美国候选人未来想要走的路。可是,美国的普通选民不会这么想。”
“先生您说说”
“经历过911之后,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两场战争固然让美国人觉得解了一口恶气,倾他人之国而复仇,这该是多么快意的报复。但美国人民似乎并没有感受到这份快意和快乐,随着两场战争的爆发,高油价彻底摧毁了这个世界的经济发动机,而在美国,获利的只是那些石油家族和武器贩子。普通民众不但承受了经济的滑落,出行的不便等恶果,更多恐惧来自于不安全的因素越来越多,境外的袭击可以视而不见,境内的袭击却深受其害,谁也不知道早上和你亲切问好的邻居会不会晚上就对你举起机枪。这种恐惧感会让他们感到无力,终有一日,就像当年的越南战争,反对政府现行反恐政策的呼声会越来越高,只不过一个是反恐,一个是反战而已。所以,这个时候,特朗普应运而生了,他所提倡的战略收缩的保守政策让美国民众有了一丝安慰。或许,少得罪人才是明哲保身的最佳选择。”
“您的意思是说,对于海外反恐美国民众已经感受到了恶果?所以,他们会更加倾向于保守政策?”
“正是这样。”
“可是,此次袭击,很明显不是IS所为,这只是一次独狼行动,它的发生,只是美国国内矛盾的一次宣泄,我注意到虽然美国当局宣布这是一次恐怖行为,但总统奥巴马的发言更多的是对于这种行为的谴责而没有直接宣布恐怖组织该为此负责。这么多年来,美国以及西方所宣扬的民主文化实际上就是无限制的放任个人自由,只要这种自由不危机执政者的利益,那么,执政者总会选择妥协,同性恋合法化正是这一妥协的具体体现。对于那些忠贞的不能容忍这一现象的教徒来说,或许他们认为他所进行的屠杀正是替天行道。当然,除了这些,还有种族歧视,贫富差距以及资本持有者和生产者的矛盾都会逐步上演这一惨剧。从这些方面说,这次恐怖袭击也并不能给特朗普或希拉里他们任何一人带来利益。因为,手里握着选票的大多数已经开始对这个世界失望了。我觉得,是不是我们的机会来了。我们要不要适当出击。争取更多民众的支持?”
“你的心中还有一个美国梦啊。。。”林先生笑道
“怎么?您觉得我说的不现实吗?”
“当然,你应该放弃这个幻想,当下的美国,还没有到那一步,他们宁可矮子头上选将军,也不会做出颠覆性的选择,更何况,当下的美国,还是资本为王的世界,你要是在此时出头,只怕会出师未捷身先死。作为你,所要坚持的就是要为坚定不移的武装斗争做准备,别无他途。”林先生歇了一口气,接着说
“不过,你分析的此次枪击案的原因很是正确,这是一种愤懑情绪的宣泄,而不是什么恐怖袭击。不过,这比恐怖袭击更恐怖。我们知道,人类的承压是有限的,人类的感知是盲从的。当你痴迷盲从于某种理论或信仰的宣传时,你就会深深的相信,并受到它的控制,当自己承受不住来自于外部的压力的时候,你就会爆发,正如此次行凶的枪手–马丁。他对于同性恋酒吧的袭击正是基于他对于伊斯兰教义的痴迷,当他实在不能容忍这个国度有着如许多的邪恶者的时候他就举起了手中的枪。这其实和恐怖分子没有什么区别,不认同自己的教义就是邪恶者,有着这样教义的教派本身就透着邪恶。但话说回来,西方政府对于诸如同性恋和大麻的合法纵容,更是邪恶的做法。我记得在中国,所谓的民主人士指责一些期望国家稳定的爱国者是一群只想着吃饱睡觉的猪,可是在西方,在美国,执政者早已经把自己的选民当猪在养,只要你不闹事,你吸毒也好,滥交也罢,统统合法,让人感到悲哀的是,这些民众其实连猪都不如。所以,让他们觉醒才是重中之重。这才是你需要做的,而不是指望也能通过选票改变这个肮脏的国家。”
“我明白了,我应该丢掉幻想,准备战斗。我们要让这种愤懑的情绪烧遍美国。只有涅槃,才有重生。”【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重生?哈哈哈哈。。。”林先生大笑。吉姆不解的看着林先生,脸上有些茫然。
作者的话:其实就在昨天,魔都的事情也是一种愤懑情绪的宣泄,或许这位应该不是受到了某些教义的盅惑,只是被我们无良的媒体以及别有用心的公知的言论所激发。本来我准备今天写这个的,但考虑到美国人民更需要光明,以及我毕竟还在依靠这些无良媒体发布我的东西。so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