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逝去的花儿

原创2016-11-29桃李堂主人桃李堂
这两天一则新闻刷爆朋友圈,故事中的人物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比赛期间叛逃国外的网球运动员胡娜。
当年她在16岁的花季就拿到全国网球冠军,却在19岁中国队赴美参加网球联合会杯比赛期间,离队不归,引发了一场重大的中美外交事件。
次年,她获得美国的“政治庇护”,不过后来在美国却也没混得怎么样,换了土壤之后,本来看上去似乎很青春的鲜花转眼逝去,职业生涯很快结束,96年赴湾湾定居,期间倒是发表过不少反共言论。
在那个时代背景下,当年她的教练和队友为此事受到很大牵连,教练沈建球、总教练张大陆、队员李心意以及当时的领队等全被严厉处罚,开除出国家队。在上个世纪80年代,被开除后的他们失去了体制内的待遇,一度生活拮据。2004年开始,据说拿着台胞证的胡娜,回到国内开画展、当主持人、还做网球解说,不知道是一些捧臭脚的人花的钱,还是湾湾当局的情报经费支持就不好说了。
记者采访她的时候,她说:从不后悔当初的选择,自己也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 。
看到这条新闻,在对其本人和现在还在捧其臭脚的人表示极度鄙夷之余,不由得想到了我身边的一些往事。
*****************************
* 如烟般的往事分界线 *
*****************************
还记得那是在上个世界90年代末期,我刚参加工作,突然有一天,单位通知大家,说有个学术报告,是在美留学高端人才做的技术报告。
于是我们几个年青人相约同去,到了科学报告厅,不大的会场早已人满为患,第一排前面站立一个年青人,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正陪同他在聊天。
这时有老同志在边上说:是XXX啊,以前是X教授的学生,去美国滞留不回来了,现在怎么国家不追究了,还跑回来啦。
这位老同志平时一贯言词犀利,人家可是经历过文哥派系斗争的,在单位即使见到领导做法不妥也直言不讳。不过对我们年青人却一直很客气与和蔼。
以我今天的人生阅历,回想起来,才算是大概明白了为什么文哥这么让人酸甜苦辣五味俱全,也才算是明白大部分领导为什么都希望大家都做小绵羊、乖宝宝。回想那真是全世界范围内古往今来第一份,主席的魄力和远见真牛 ! !
回到演讲厅,很快我们的高端人才就开始了讲演,时隔20年,但我还记得非常清楚。因为这是我生活中所见到的第一个留美技术人员,又是曾经的往届前辈师兄,还是那么德高望重老教授的弟子,加上边上老同志的“揭底”,真是形成了很强的冲击,想忘记都很难。
他主要的演讲内容有三个方面:1、美国网络技术发展飞快,远远领先于包括中国的世界各国,我们的教学内容已经过时了;2、HP微软DEC等大公司很牛,中国连品牌机电脑都造不好,更何况网络;3、重点介绍微软推出的高新技术——PPT。
您真的没看错,我确定肯定一定也没有记错,后半部分内容就是用他自带的电脑在演示如何使用用来制作PPT的软件——Power Point,微软出品。
今天回想起来,一方面说明他当时说的客观现状是有一定道理的,我们当时的差距确实很大。记得我讲课时根本没有电脑和什么PPT,在课上主要靠粉笔板书,我独立教的第一门课程似乎是人工智能,每次上课时推导公式、谓词逻辑什么的要写满四块黑板还不够,中间还要擦去多次。只有特别复杂的图表,才可以申请去图书馆制作幻灯胶片,上课时用老式的幻灯机灯光投出来给学生看。
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发展得非常快,这才短短20年时间,现在我们的信息技术水平已经位于世界前列,至少我制作PPT都已经不再用微软的PowerPoint,而是用金山公司的 “ WPS演示 ” 这个国产软件了。学校的教学已经全面普及了电教和PPT不说,而且还赶时髦地用上外国人忽悠的所谓 “ MOOC ” 了,嘿嘿,以至于突然停电的话,可能不少老师就不会讲课了 。中国人哪,改开以来什么都好,就是一段时间内文化自信越来越少 。 。
最后,说明这个滞留国外的师兄,要么是有意不介绍“高技术”,要么就是本身的水平也很水,天知道他在国外是学习还是打工挣钱了。
再后来几年,我们单位有个小领导,年龄已经不小,也出国滞留不归了,单位好长时间也不敢上报。所以在2004年我参加科技部组团出国参展访问的时候,之前单位可是千教育万嘱咐,生怕出点什么事情。
对出国不归的人呢,我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成见,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也必须要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不论是好还是坏。
但有一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就是不能出卖养育自己的国家的民族,也不要坑那些信任你为你做出国担保的人,这是做人的底线。
其实单单从经济与生活质量的角度来说,也不是每个出国打拼的人都能够收获幸福,前段时间新闻报道过一个在日本打工数十年,15年只见过妻女一面的男士,似乎叫什么《含泪活着》,看起来也似乎挺令人辛酸同情,还有照片,只能利用妻子去美国看女儿途中在日本经停72小时的机会,匆匆在地铁上见面,丈夫到站必须下车,就和妻子隔着车窗含泪互相挥手。
不要怪我是阴谋论者,这个新闻故事呢,也许原型是真实的,但至少照片和视频的应该是补拍。说句实话,真不是我冷血,看完之后感动之余的第一反应是可悲。
为那代人也好,为那家人也好。一线城市的原住居民,假如一直留在上海打拼,不算其他的收入,说不定光是自家的房子,用今天上海的房价衡量,其收获和在日本打工多年除掉消耗就能持平了吧,更何况还额外付出十几年家人分离的痛苦。
当年他花儿一般的青春,就这么随风逝去了,可换来的既没有为自己、为事业、为国家奋斗的喜悦和自豪,也没有挣到大钱的欣喜。这,难道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吗 ?
说起来,努力想方设法卖掉多年前的房产,凑钱找渠道奔国外,一直为家庭付出挣钱确实也没什么错,但关键是:此类故事的可悲,就可悲在这里啊。看上去似乎没什么错的一种选择,结果是不知道对错的苦涩和无奈,只能 “ 含泪活着 ” ,还要表演给日本人看。唉呀,本堂主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只能这么说:搭上祖国发展顺风车的,和没有搭上车的,差别真的挺大。当时代剧变之际,命运特别喜欢与人开玩笑的时候,真是大浪淘沙啊,这里面套路实在太深 。 。 。
前面提到的那位师兄和领导,也没怎么听说后来他们在国外有多么巨大的发展,要不然,也许早已找到办法再正大光明的回国了吧,又何必忍受多年抛妻离子的辛苦呢。
最近两年,有一大批当年出国私自不归、坑了单位、坑了同事的所谓 “ 追求个人幸福是一种权利 ” 的奇葩人士,都面临老年退休年纪,美国等西方国家肯定是不会养他们的。于是,他们就开始造势,呼吁国家让他们回来,要争取他们在国内的退休养老权益,还振振有词地说什么宪法赋予了他们这个权利,什么退休养老是无国界的,与国籍无关。
我觉得他们比昨天文章中的某鸨还要无耻一千倍一万倍 ! ! ! 难道真的是所谓的 “ 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 ? ? ?
不过话说回来,倒是没听说那位做讲演的师兄和出国不归的领导,在国外做过什么超越底线的事情,比起文章开头提到的那朵花,可是真心好上不少。
其实仔细看看,发现它们原来都是狗尾巴草,根本不是花,这就难怪总爱作怪了。
打油诗一首结尾:
天高平野阔,风疾繁花落。
或化为春泥,护花来年茁。
惟有狗尾草,起伏舞婆娑。
直随流水去,偏不沉泥坨。
本为中土生,却在外域活。
青春忙现世,耄耋急返国。
四维礼义廉,三立言功过。
君问何所欲,一生围钱磨。
欢迎点赞和留言。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桃李堂”(ShanShui204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