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掌柜的刀–乌苏里的春天

乌苏里的春天
兴凯湖,距离抚远三百多公里,距离佳木斯两百多公里。这是一个4A级景区,只可惜,偌大的湖面只有三分之一属于中国。【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四月份,兴凯湖的春天才刚刚萌芽。湖面上仍然可以看见残存的冰渣,只是这点冰碴已经阻挡不住春天的到来,草色遥看近却无已经不足以形容兴凯湖周边那浓浓的绿色了。只是,湖水依然刺骨般的寒冷,就连刚刚从南方飞回来的灰颈鹤似乎也受不了这样的寒冷,不断的从岸边的湿地上扑腾飞舞,以抵消冰水不断的刺激。
埋伏在岸边灌木丛里的摄影爱好者不仅仅对于飞舞的灰颈鹤感兴趣,也对着一望无际的兴凯湖碧蓝的湖水狂按快门,蓝天碧水,绿草灰鹤,好一副和谐唯美的自然画卷。
从四川到黑龙江,书生并没有觉得气候的变化给自己带来什么不适,道士亦然。二人坐在一座三层小楼的楼顶上,拿着望远镜,不断欣赏四周的美景。
这座小楼是当年北大荒大生产的遗留物,据说当年的王将军曾在此小憩,并规划了北大荒开垦的宏大计划,也曾在这里对着美丽的兴凯湖喟然长叹拍案而起。只是,这位铁血将军也只能拍案而已,历史的屈辱是需要实力来洗刷的。而铁血的王将军知道,那时的中国,并不具备那样的实力,更没有一洗耻辱的时机。
“你说,这么好的一块地方,怎么就被老毛子抢了去?”道士也有些愤愤不平。
“不是抢了去,是被阴了去。”书生的语气颇为淡然,虽然他也不平,但他更知道弱国的无奈。
“阴了去?”道士有些不解。
“哼,那时候的清政府,什么不懂,又胆小怕事,老毛子对着地图一比划,比划到哪里就算到哪里,当年即便按照屈辱的《中俄北京条约》即便割土让地,也有着天然的界河为标准,但可耻的毛子在谈判的时候,故意把谈判地点向中国这边挪动,然后蛮横宣布,以谈判地点为界,并虚构了一条河流作为界河,这就导致了本来不管怎么说都属于中国的兴凯湖,被俄罗斯阴去了三分之二。而胆小怕事的清政府只能唯唯了事。那个时代,俄罗斯人用这种手法阴去中国的土地不知凡几。唉。。。。”书生说到这里,不由得长叹一声。
“这是卑鄙。这狗日的老毛子。”道士不顾自己的身份,朝地上啐了一口骂道
“时也是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当年我们被阴去的土地,迟早有一天我们会正大光明的拿回来。”
“这个时候,说这些有用吗?当下,中俄面对强大的美欧,不得已选择了背靠背战术,此时要是提出这些东西,只怕于我无利,反生变数。”道士有些担心,作为热血男儿,你可以拍案而起,投笔从戎,一雪国耻。但作为明了当下国际局势的道士或书生,是不应该有这种想法的,大局为重,全局为上,这个道理不能也不应该被抛弃。
“哈哈哈,你以为呢。当下的国际环境,以经促武,以武护经。二者不可缺一,抛开国际大环境,只就中国的周边来说,我们在南海东海采取强硬措施硬碰硬,这就是因敌制宜,日美在东南海妄图以武力恫吓,以连横阻遏,单靠经济手段是绝对不能满足他们的欲求,所以,只能以武力对武力,以强硬对强硬。而对于俄罗斯,我们就不必如此了,他目前面对着和我们同样的对手,而经济又不济,那么相应的我们就以经济手段慢慢融合,这就是对外政策的两面性。在中日韩东北亚经贸圈迟迟没有下文的情况下,我们先期来一个小小的东北亚经贸圈,既是对于俄朝的控制,也是对于韩日的威胁。而更为远期的目标,那就是还我山河了。”书生说罢,又面朝南方,遥望着美丽辽阔的兴凯湖,似乎言犹未尽。
“你这么说我还是不太明白,难道我们要在这里做一些什么事情吗?我怎么不知道?”道士更加疑惑。
“是的,一定会有动作,不然我为什么要不远万里跑到这里呢?也就是前期做一些调研罢了。”
“什么计划?”道士追问道
“据我所知,不远的将来,我们将会在这里建立一个经济合作带,具体名称应该叫做乌苏里江–鸭绿江经济合作带。”
“乌苏里江,鸭绿江?你的意思是说中俄朝三家搞一个三边试验田?”
“哪里是试验田,就是一块开垦地,作为中国,在这个地方弄经济合作圈,首要思想就是通过经济合作,进一步为俄朝的经济输血,当然,输血的费用也是不低,我们输出去的是经济,输进来的是资源,以及未来对这一地区的进一步控制,特别是对俄罗斯的远东地区的进一步辐射,从而得到正大光明春风化雨式的一雪前耻。次要思想就是通过这一合作带的建立,为复兴东北工业和经济创造条件。集东北工业复兴之锐气,扩中俄朝三家边境之财贸。要是能顺利做到这一点,那么未来中国不但东北可保国防无虞,更能创造出一个辉煌的远东奇迹。而在这种辉煌之下,韩日能否守得住诱惑且不说,就是这种压力也足以促使他们做出改变,不再为东北亚经贸圈的细节纠缠,进而加快这一经贸圈的进程。”
“你说的有些神乎其神,在这里,中俄朝三家虽然中国的经济一马当先,只是普大帝疑心重重,金三世桀骜不驯,哪有那么顺利的事情。只怕是你的一厢情愿吧。”道士说的颇有道理。
“哼,当然会很困难,要是能一蹴而就,那也不叫国际博弈了,在这里,只要中国有这个愿望,而俄罗斯国内的局势再恶化一点,那么就由不得普大帝不卖点东西了,要不然他会过不下去,而只要普大帝卖出了东西,金三世岂能扛得住两座大山的压力?你真的以为他是打不死的小强?之所以打不死,还不是因为有中俄的庇护?再者,经济改革也是他必须要选择的道路,不然,饿死老百姓事小,。饿死三军那就没得玩了。”【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盛唐如松》,更多精彩】
“嗯嗯,你这样说,似乎也有点道理。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等着这个两江经济合作带的出台。不过,这个计划,目前好像还是秘密吧?”
“你我之间,还有秘密可言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