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闻道:若水礼札》·前缘

按照生活里的约定,集束成篇的文字更适合叫做简札,不过嘛…我从不会无脑地遵从无法束缚住我的规矩,很多时我都期盼自己打心底里生出逆反的情思。以前,收集他人作品里教我心怡的句子,取名叫《月光手札》,那是因为我喜欢月亮的缘故,也仿佛见字如月光。后来,我有些厌弃自己收集句子的样子,感觉到自己就像空白的书页,只能烙印下他人思想的徽记。于是,我毁了它,连同记忆一起埋没。我一直都想做好自己,所以书写《若水礼札》是注定的,但并非如自己初时的意衷。对我来说,一直坚持书写下去的心境是常常间变化的,我总能遇见更好的自己,或者说更加了解自己。
《若水礼札》所含括的,是我生活里的常情,把偶有余味的感想记录,把从读书之中得取的感悟铭刻,也会故作错误来探取料想之外的惊喜。我并不想单纯的作为自己应时灵感的记述者,在《若水礼札》的书写过程中,我有意的分饰我所能意识到的角色,以万物之一作为“主角”的意识来描拟世界。我若有些吐露自己的小心意,把自我的甜苦隐藏在《若水礼札》中。我把《若水礼札》试作格言体来练习,也是对不同的思想体系的实践,融通入自己精神世界的脉络。
我喜欢在《若水礼札》里“嫩指涂鸦”,那种完全逞意自己的感觉很愉悦,特别是恶趣味地设置无需他人明晰的东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