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界】 殷显扬 :?舅爷

作者简介:殷显扬,笔名文甫,1938年1月生。殷祖镇殷祖村人。1955 年毕业于大冶一中,当过农民、生产队长、大队长、乡文化站站长、公社文化馆馆长、董家口水库指挥部宣传股长、公社工作队副组长等。系大冶市政协委员,曾任大冶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黄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大冶市作家协会第一届副主席、黄石市作家协会理事等。在文化工作中,主要是通过调查研究和下乡发现了重大革命旧址,与中央党政军首长联系,得到支持并建立了南山头革命纪念馆。元帅、大将、上将、中将、少将就有120余位为纪念馆写来题词并提供文史资料。根据史料编写了革命故事10万余字。军委副主席张震同志为大冶南山头革命纪念馆题写了《英雄大冶、革命摇篮》赞词。个人多次被评为大冶县的劳动模范。1991年12月,荣获黄石市先进工作者”称号。1996年12月,被评为湖北省文化厅的“先进工作者”,同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文化站长”。1955年开始业余文艺创作,有诗歌、曲艺、故事、散文、戏剧、报告文学、中短篇小说。代表作有短篇小说《桂花藕》和《模范代表》、中篇小说有《急公苑》和《舅爷》、报告文学有《只识人手足刀尺》和《何庆晚与他的车队》。唱词《姑娘爱的劳动人》获湖北省业余创作一等奖,《美不美》获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1994年文学新作三等奖。论文有《社区文化的特色与新时期的发展应用》获湖北省文化群众学会“渔光杯”论文写作奖,报告文学有《许典雄,一个中国外科大夫》获1996年人民日报“大地”杂志副刊评比一等奖。还荣获湖北省民间文学三大集成二等屈原奖。记录片《背作太阳走的人》在央视新闻频道播出。生平事迹被录人《中华人物辞海.当代大文化省》、《中华文学人才名录》、《中国地方史志主编名录》等书。
舅爷
1.赶饭
中国有句古话,外甥中举家婆风水。一旦外甥当皇帝,流落街头的乞丐是响哨哨的国舅爷!别人家舅爷我不清楚,我家的舅爷是个使我伤透脑经的人物。在离任前我回了一趟家,车子刚进镇政府大院,头头们就涌上来握手客套一番被拥进招待室。我还没进门,就看见舅爷大模大样地躺在沙发上,还跷起二郎腿,一边抽烟一边喝茶。我上前喊了一声舅爷,您老人家好!他带着傲慢的笑意放下茶杯,拍着他身旁的沙发喊着我的乳名:“山生儿,这里坐。”我的威严似乎被他扫去了一半,谁敢在官场上直呼我县长的小名!就是省长召见也得喊我同志,唯独舅爷不信这一套,你愈有官架子,他愈往你的痛处戳。手下人也许是看到了我的脸色变化,马上命令开饭,该吃饭的时候了?我一看表,刚刚十一点半,恰是赶饭时间。
今日吃饭搬出了山里的排位习俗,八十有余的老舅爷推上一位,他满意地一屁股蹾上去。我是他外甥,按理应在他的下首给他酌酒。我正犹豫,在镇上曾当过我的副手的镇委书记自问自答,县太爷酌酒不失了格?还是来个“土洋结合”吧!县太爷是我们的顶头上司,酒归我来酌。年轻的镇长瞟了我一眼,抓过酒瓶一边酌酒一边说,谁不知我们伍县长是伍老包,伍青天!别的不提,伍县长的儿子媳妇没一个农转非的,凭这一点,伍县长的廉洁奉公是我们学习的楷模!为我们家县长和老舅爷健康干杯!我和老舅爷排坐上首,这种话听多了并不介意。只是想,今日镇上抬出舅爷来作陪一定事出有因。舅爷在我心目中是个令人讨厌的老狐狸形象,我从没正视过他,我很少搭腔,此时还是他自己先开了口,我的老同事从海外来信了,不久就会来看我,他儿子要回大陆投资。
真的,我惊喜地举杯说:“舅爷.我敬您老一杯,祝您八十遇文王——走老来运!外甥耍搭您的福了。”
哈哈哈……满屋欢声笑语一片。
2.历史
舅爷,是我老娘的兄长,谁敢不尊可我恨他不死,活着害人。自我参加工作当干部,每次市干提拔都有我,批下来都是副职。当了三十年,调来调去都因这位大舅老爷太闻名了。他绰号叫王副官!我一直呼他“黑老三”!他的阶级成份又是贫农。真是奇中出怪,据我老娘对我讲,太家公是个穷秀才,后来中了举,考上进士当了知县,回乡买田造屋,风光一时。到了家公才生下大舅二舅两兄弟.大舅取名王世乾,二舅取名王世坤,要掌管世界乾坤。大舅不争气,卖了祖业十石田游上海去了,争什么地盘,被人装了麻袋,丢了黄浦江。娘说,二舅把屋宇卖光,去了南京,只给娘一间泥巴碓厦屋。娘说,家公家婆一死,幸亏原来的老长工老伍四叔把我养到十六岁,千刀万剐的东洋兵打来了,随四叔躲进山洞,十天半月回不来,就在山洞里圆了房,后来生下你,取名山生。
在那号召忆苦思甜的年代时,我常含着泪听我娘啰嗦着过去。娘说,东洋兵投降的第二年春舅爷回来了。连保长乡长区长都举起竹篱放长鞭到路口去迎接他,风光极了。事先保长看过回信,用的是总统府的信函。保长拿着信函在众人面前说,王世坤一直没信息,今天算是光宗耀祖了,在南京总统府肯定是个大官,你们看这,看这!保长抖着信纸信封说,宰相门前七品官,王世坤在总统府了不得,了不得!快打开祠堂门迎接!接着是杀猎、宰羊,祭祖!
我抽着烟,闭上眼,朦朦胧胧地出现那壮观而又可怕的场面。
当年县太爷陪同,并借他一匹高头大马,一班卫士护送。他头戴军官帽,身穿校官制服,腰拖蒋中正的佩剑,蓄着八字短胡子,威风凛凛。一到村口,翻身下马,冲天一排枪震得山冲如雷回荡,接着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他在山道中向两旁老少抱拳作揖,招手致意。进入祠堂,男女老少蜂拥面至。拜完祖宗,兄妹拉着痛哭起来,当他发现她怀中楼有一个娃儿时,惊奇地说你嫁人了?那妹夫呢?满面皱纹的老爸,穿着打满补钉的粗布棉衣站在妈妈娘身后,蹑手蹑脚地上前打躬说,二少爷,我就是。恭喜你升官发财,做舅爷。此时,舅爷脸色陡变,霍地抽出佩剑,刀尖对着老爸的胸口说,你这老奴才胆大包天,拐骗我王家妹子,看我宰了你!
不!妈妈娘尖叫一声跪上前去求情说.你们走后是他养大了我,我要报答他的养育之恩哇,外甥都七岁了…..
3.报应
王、伍二姓同住一条山冲,同伙一条山溪水,共种一畈田,儿女对亲,和睦相处.历代是一姓出官,共享荣华。舅爷这一搅,激怒了来捧场看热闹的伍姓男女,但不敢当场闹事,怕王姓关门打狗。何况县太爷在场,还有洋枪护卫、在王氏宗祠教书的伍秀才,目睹了现状,挤到伍老四的身后.附耳叽咕几句,伍老四陡然大声呐喊,县官大老爷,我伍老四冤枉!舅爷杀妹夫,千古奇冤!救命呀…..千人之众,人多口杂。舅爷收起佩剑,扶起妈妈娘,七岁的我也被吓得尖声哭叫,被跪下的老爸那粗大的双手紧紧搂进怀里。此时,县太爷从地下拾起一个砖头当惊堂木,把神龛敲得咚略儿响,一边拿出了用红纸卷着的两百块现大洋来,在手上掂了掂说,静一静,噢,让本县说几句话。现在噢,是民国革命时期噢,古人云噢,和为贵。你伍老四是长工,长工就是东家的奴才噢,门不当户不对,噢,又没经过三媒六证就想吃天鹅肉,这天鹅肉吃了也就算了噢,弥补你的养育之恩,我这两百块钱是给总统府回来的王世坤校官作盘缠的噢,先给你拿回去,够你养大这外甥的。王世娥呢,本县断定 ,随你哥哥校官王大人回总统府,另择佳婿,享荣华富贵。噢,伍秀才,本县断案如何伍秀才站出来轻轻鼓掌答道,高明,佩服,老朽代伍氏满门向县令大人作揖了!就这样让舅爷下了台阶。
吃过宴席,把妈妈娘塞进一顶小轿内匆匆忙忙抬着去县城。老爸背着我一路哭喊着赶到村口,被伍姓的男女拉扯回村。每天夜色来临之际,我坐在禾场的石破上,望着去县城的大路哭着喊着妈妈娘。这天晚上,朦朦的月光下妈妈娘喊着:“山生儿,娘回来了。”娘说:“我是偷偷逃回来的”。
从此,我们离开了碓厦屋,在伍家庄搭了泥巴房住下了。不知怎的,第二年,舅爷孑身一人也从总统府回来了,没人理睬他。他也住进了確厦屋。真是报应,命该如此。他不会种田,打了一副小担子,四乡卖针儿线儿的成了货郎。每次挑货郎担出门,用稻草锁门,摇着货郎鼓去走村串乡。乡里人知道他在总统府作过官,称他“总统货郎”。带着几分挖苦几分可怜。
解放军南下后,土改干部见他比佃户还穷,划他一个贫农成份。肃反时被抓进县城,坐了三十天大牢,说他没有人命债,仅仅只当个什么副官,上面不再追究了。从此,王世坤变成“王副官”,反而出了大名。他又自由白在地过着那平凡的日子,给四邻八村的女人们留下了一个好印象。在村头屋下等他送来针儿线儿,还请他吃饭,但没有一个女人有勇气敢嫁他。她们都听说他家只有三块木板的稻草床,床前是两块砖头的炉子灶。那碓厦屋垮了,还是土改工作队把他卖出去的老屋征收一间分给他。虽然赚了钱,每天带回的不是肉就是酒,赚个肚子圆。家里还是个“无产阶级”一无所有,谁都怕跟他受苦。
(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