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i酱被骂:孩子起名都被干扰,女性何谈独立和自由?

今天看完papi酱的热搜后,我们编辑部简直在线震惊,再一次低估了有些网友的战斗力。有人骂她自作自受,生完孩子精神憔悴都是活该。也有人骂她独立女性的人设都是假的,骨子里还是男尊女卑。甚至还有人骂她是生育机器,用驴来形容生育后的女性。这应该是papi酱从业以来被骂的最惨的一次,而起因仅仅只是她的孩子随了父姓。明明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却被当成了独立女性最丢脸的存在。
真的很想问问那些骂papi酱的人,你的名字跟谁姓的?如果你有小孩,Ta的名字又是跟谁姓的?新浪娱乐组织了一个投票,绝大多数人都是跟随父姓。如果这是一个社会共识,为何papi酱的孩子随父姓就要被骂至此?独立不是绝对女权,更何况姓甚名谁也不是绝对代表。媒体人@孟大明白给出了另一种观点,“为跟谁姓骂papi酱是没有意义的,冠姓权早就不在父母手里了。”现在人出来混,谁还不是用个朗朗上口的网名。许多明星出道,不也是专门请人取个利于大好星途的艺名。毛不易姓毛吗?池子姓池吗?都不是,实际上他俩本名都姓王。
昨天刚刚过去的母亲节,也是papi酱人生中的第一个母亲节。
她在微博上真情实意的发了自己做母亲这几个月的感受,大体意思是以前觉得什么都累,但是有了孩子以后,发现其实还是当妈最累。
本来只是一位母亲再日常不过的小抱怨而已,结果有些网友们不干了,又揪出papi酱之前说过的“不想生孩子”这件事,也由此扒出了papi酱随父姓的事情,才出现了文章一开始的那场闹剧。
为什么说是闹剧?因为大部分网友在看到热搜时的第一反应,都是大可不必。
《三联生活周刊》发起了一个投票,讨论女性独立不代表孩子必须跟自己姓。
截至我们写这篇文章时,有12.6万人选择站到了papi这方,怎么做是papi的自由,我们无权指责。

在此之前,papi酱还上过一次热搜,#papi酱结婚5年亲家没见过面#,她在节目里提到,即使和老公恋爱10年,结婚5年,每年过年他们还是各回各家,甚至双方父母连面都没见过。

在她看来,儿女对父母来说永远是第一位,只要夫妻双方和父母认可,儿媳或女婿是否要带回家其实没那么重要。
那次热搜,很多人称赞papi酱成熟独立的婚姻观,认为她说得对,婚姻也可以是两个人的事,不一定都要是双方家庭的聚焦点。
之前录《我家那闺女》时,papi酱也提出过一个观点,她觉得人生最重要的排序,应该是自己、伴侣、孩子、父母。

这观点够独立了吧,提及现代人的恐婚问题,papi酱也一针见血指出了现代人恐婚,不过是怕结婚后丧失自我,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你找到什么样的人和知道自己要找到什么样的人。
papi酱身上的独立特质绝不仅仅上述这些,她被称为独立女性也绝不仅仅是因为孩子跟谁姓的问题。
那为什么,又要用一个不足以完全代表独立的事情,而否定她之前所有的独立呢?更何况,真正平等的冠姓权,是孩子既有随母姓的权利,也有随父姓的权利。
反观那些口口声声说着papi酱并不独立的人,又真正了解独立女性吗?
什么是独立女性?其实papi酱和很多女性已经给我们做了很好的示范,思想上精神独立,生活上高度自立。通俗点来讲,就是不管是从感情、事业、还是金钱方面 ,都有得选。
感情上,她们爱的时候从不拖泥带水,可以做被照顾的那一方,也能撑起一片天。
傅首尔在今年4月21日时,发长微博表白了她的老公。微博中她说,成为一个幸福的人设,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意外。老刘是她非常信任的人,而信任是她字典中最珍稀的词。
上节目时她也提过,一个家庭最好的状态就是擅长主外的主外,擅长主内的主内,没有老刘,就没有她的今天。

即使拥有顶配婚姻的傅首尔,也没有选择被任何事绑架,她绝不伪装,也绝不被迫成为谁。
她曾经诚恳又直白的对老刘说过,如果哪一天他不爱她了,就诚实的告诉她,她一定支持他追寻自己的幸福。
她的感情观一向独立又洒脱,三十岁之前的老刘,没钱,没事业,但傅首尔只是说一句“我会跟你一起努力”,她并不觉得女人一定要依附男人而活着,做女人也应该言出必行承担责任,这份坚定便是她的态度。
事业上,她们有自己的追求,即使曾经激流而退,再回头时也依旧一鼓作气。
最近因为“三分讥笑,三分薄情,四分漫不经心”表情包出圈的刘敏涛,给人的印象一直就是气场强大的事业型女性。
但也是她,曾经在事业上升期时选择隐退,为家庭牺牲了自己的事业,甚至一度在婚姻中卑微到失去自我。之前和前夫去日本旅行的时候,她想买一根抹茶味的冰激凌,但最终做罢,因为她身无分文。
这种失去对人生掌控感的无力最终促使她重回娱乐圈,37岁的她,凭借精湛的演技重新回到大众视野,而在后来参加《人物》的演讲时,她也说出了抹茶味冰激凌的后续,她再次回到日本,买了当初那根想吃却没吃到的冰激凌,“细细品来,那是自由的味道。”
她已经无需再去依赖谁,因为她已经活成了自己的靠山。
她也不再掩饰自己对于事业的野心,想做什么就全力以赴的去做。
金星曾问过刘敏涛一个问题:“在演戏方面,你认为自己有什么野心吗?”
“我想成为中国的梅丽尔·斯特里普。”

金钱上,她们也足够独立。
就像去年刘玉玲火出圈的“存钱理论”一样,她们拥有对于自己生活的掌控感。
像她说的:如果你拥有这笔钱,当你的工作失去乐趣,被逼迫你做不想做的事情时,你就可以潇洒的回敬:“我可去你的吧!”
工作如此,爱情和婚姻中也是一样。

截至我们发稿时,papi酱的微博置顶也上了热搜,这是一条去年8月份的微博——“网上和身边永远有一群‘挑刺狂魔”。

我想说,这很Papi酱,也很独立女性。
现在,我们也想邀请你聊一聊,什么才是你心中的独立女性,关于papi酱孩子跟随父姓被骂这件事,你又是怎么看待的?

编辑:西贝、Tristan
美术:罗兰
谈独立是假的
伪女权是真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